第一百三十章 逼婚?(1 / 2)

禁地密码 池墨砚清 6019 字 3天前

厄源,那可是在我的身上,这可让他们如何是好?

最后,实在没办法,一身正气的老爹站了出来,说厄源既然在儿子身上,那么他这个当爹的应该也具备条件,于是,老爹就这么义无反顾的上了。

事实证明,我们这一家人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之前三叔等人始终无法开启的封印,换我老爹之后,竟然真的开启了。

备用封印开启,地眼重新封禁,一切恢复正常,这也不过只是几个小时前刚发生的事情。因为之前的原始封印本就有些破损了,老爹重启备用封印后,地眼更加稳固,锁妖湖里的幽灵船还有禁锢船只的空间也都消失不见了。

听完三叔的叙述,一切就全对上了,几个小时前,锁妖湖的异象突然消失,想来那便是老爹启动了备用封印,所以异象才全都消失了。

听到这里,我的疑问基本上都得到了解答,然而还有一个让我始终不安的问题,三叔却是一直没有提到,那就是我老爹上哪去了?他不是已经被三叔救出来了么?为什么不在船上?

我有些不安的将这最后的问题问了出来,三叔僵硬的表情顿时让我更加心慌了。

“三叔,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三叔的表情有些复杂,既有自责,也有懊悔,他叹了口气说道:“小逸,三叔对不住你,我们在离开那座山谷的时候,遭到了天巫教的暗算,二哥他……被劫走了。”

“什么?”我一下捏紧了拳头,心里的怒火顿时有些压制不住。

“天巫教先我们半天离开,谁也没想到他们不但没走,反而会留在出口偷袭我们,当时我们封印了地眼,一时大意……”

“天巫教,又是天巫教……”我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猛地看向了洛依,险些将怒火全部发在了他的身上,然而转念一想,劫走我老爹的是右-派,和洛依并没有关系,我这才强压下满腔的怒火,在心里记下了这笔账。

我并没有怪三叔的意思,而且这本来就不该怨他,为了救我老爹,三叔这一次险些搭上了性命,而且还损失了这么多人手,他已经尽力了。

如今再说这些都是徒劳,想想该怎样离开才是正途。三叔告诉我,说这条千年鱼魅是此地所有鲛鱼的祖先,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的,为今之计,只能期望真武道人能够打败她。

听了三叔这番话,我在知道原来那就是真武道人,之前听王箫一和阳叔谋两位道长提起过他,听说他来自武当,道号真武,其声名不下茅山三老,甚至堪比宗师。之前我还觉得这人有些名不副实,我可是见过玉虚真人和玉清真人的,这二人的手段都比他强多了,至少在鲛人面前不会如此狼狈,可现在看来,这人几乎都快赶上我见过的羽化仙人严无道了。

三叔听了我的说法后,淡淡一笑:“大侄子你这说法也不能说不对,要是放在以前,真武道长虽然厉害,倒也确实不如茅山大宗师,可现在嘛,还真有些不好说。”

见我一脸不解,三叔便继续解释道:“小逸你有所不知,在那个神秘的空间里,我们在爆发的地眼附近,发现了一团奇异的泥土。”

“泥土?什么泥土?”我问。

三叔说:“那是一种灰色的泥土,有一种很古怪的味道,嗯,怎么说呢……”三叔说到这里的时候,皱眉想了想,似乎在组织合适的形容语言:“那味道很刺鼻,像是腐朽的气息……”

不等三叔继续说下去,我猛地打断了他的话:“三叔,你说的,是这种泥土么?”

说着,我从背包里翻出了之前老桂转交给我的那包泥土,将之打开,顿时,一股刺鼻的腐朽气味弥漫开来,正躺在船舱里休息的老龟立即破口大骂:“干李良,是哪个混蛋让大爷闻到了这该死的味道,给老子出来!”

我没理会它,看向了三叔,此时的三叔也是满脸震惊,一把接过我手中的泥土,仔细看了看后,他也取出了一个密制的防水袋,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他刚一打开,顿时一股更为浓郁的刺鼻气息飘了出来。

“果然是同一种泥土!”三叔满脸凝重之色,突然盯着我问道:“这你上哪弄的?”

我没有隐瞒,将老桂转交泥土给我的事情说了,三叔的表情顿时更加凝重了。

“大侄子,你知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说现在的真武道长和茅山宗师对上,谁胜谁负难以预料?”

我摇头表示不解,三叔继续说道:“那是因为真武道人刚刚突破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实力有了质的飞跃,所以我才说他现在和茅山宗师相比孰强孰弱犹未可知!”

我一奇,想到三叔不可能没来由的说起此事,于是马上想到了那灰色的泥土。

“三叔,真武道人,该不会是因为这泥土才突破的吧?”

三叔看了看我,点了点头,我顿时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不起眼的破泥土竟还有如此牛逼的功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除了这些,我家里还有一大盒子呢,这要是遍访神州各大名山大派,专门兜售此种泥土,岂不是要赚翻了?

我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三叔将我那包泥土还给我,同时将他自己那包也收好,嘱咐我一定要小心保管,这东西绝对不同寻常,说不定以后会有大用。

我点了点头,刚想说话,船舱里突然传来了道士十分淫-荡的哼哼声。

“啊,哦,好舒服,无量天尊,道爷终是没死成,嘿嘿,百灵,你这按摩手法可真好,我这伤都感觉不到疼了……”

听见道士的声音,我心中一喜,急忙上前看他。

看到我后,道士吓了一跳,猛地向后缩了缩,指着我的鼻子哆嗦着说道:“你…你你别过来啊,道爷这次可不会放水了……”

看着道士那害怕的模样,我有些苦笑不得,对他说我已经恢复正常了,让他不用担心。许是对我有了心理阴影,道士直盯着我打量了好几秒,这才破口大骂道:“好你个记者,老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干趴下,你小子给我记着,道爷总有一天要找回这场子。”

说话间,医生也醒了过来,我顿时喜出望外,我就怕他俩出事,现在两人都已经醒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也不知是百灵姐的医术厉害,还是这两人的恢复力惊人,他们刚醒没多久,吃了点东西,感觉已经像没事人一样了。

他们两人都是刚醒,对我身边有些怕人的人鱼公主十分好奇,道士凑到我身边,捅了捅-我,一脸暧昧的问:“我说,记者你不错嘛,来,跟道爷说说,你是怎么把人家拐带来的?你他娘-的不会是想将她带回去当老婆吧?”

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他妈-的少放臭屁,老子可没你那么龌龊。她帮过我,然后一直跟在身后,我也没辙,我打算趁现在送她回那个鲛人聚集的峡谷。”

闻言,道士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然后一脸的痛心疾首:“哎呀,不是道爷说你,你小子就是缺根筋,这么可人的小宝贝,你怎么舍得扔这里,而且人家明显是看上你了,不然也不会追着你不敢,你这么做岂不是伤了人家的心了?要道爷说,你就别整那脱-裤子放屁的事了,直接把她带回去,偷偷养在家里,就当养了个小情人吧,你也不吃亏。”

我真是被道士这番话给气乐了,懒得再跟他废话,找到三叔刚想和他说送人鱼公主回峡谷的事,突然,黑雾当中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紧接着一道人影从黑雾里飞了出来,径直跌落在了船上。

是真武道人,船上的人急忙围上前去,但见这白须青袍老道满脸的黑气弥漫,脸色也有些发青,就好像中了某种剧毒一般,堪堪能稳住身体。

三叔见状,急忙搀住了他:“真人,您不要紧吧?”

真武道人身体有些颤抖,盘膝坐到了甲板上,提掌运气,很快,他脸上的黑气消散了一些,但脸上依旧一片青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