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铜雀台赋(1 / 1)

司马懿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还装作谦虚,眼眸流转间,勾魂夺魄,把我看得一愣一愣的,还是曹御姐咳嗽一声,把我唤醒了。

既然司马懿出招了,那我也不能退让,都闪开,逼王要开大了。

我欠身行礼,施施然说到,“某不才,适才见这铜雀台人声鼎沸,往来间觥筹交错,颇有感触,请诸公静听:

从明后而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

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

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

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后面还有很多,大家欣赏一下就好,就不水字数了。)

装笔嘛,谁不会呢?我暗暗笑到,希望曹植不会跳起来打我,按道理来说,曹植还没有写出铜雀台赋,这样来说,我也不算是抄袭喽。

“奉孝所作亦是传世之经典,不知诸位认为谁胜谁负,可有公议?”曹御姐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文臣谋士,眼眸里流转着深奥莫名的光芒。

“奉孝所作虽好,可有名号?无名之作可就落了下品。”贾文和一脸平和地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为了我好。

“此文是在铜雀台所作,当为铜雀台赋。”我四下摸索着,不知道曹御姐有没有生育曹植,应该没有吧?这可是魔改版的三国。

“主公,这两篇佳作皆可流芳百世,臣等实不知谁优谁劣,主公文采斐然,可为之仲裁。”荀彧这老苟只知道和稀泥,应该是看出了别的什么东西,把球踢回到曹御姐的脚下。

曹御姐将场上的文臣谋士的表情一一放在眼里,有沉默寡言的徐庶,明艳动人的司马懿,老而不死是为贼的贾诩,暴虐噬杀的程昱,一脸不屑的杨修。

“既是这样,那么两人并列第二,赏蜀绢十匹,奉孝那份可以直接折算成黄金,够他买几回醉的。”曹御姐淡淡然地说道,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众人有些不解,什么叫作并列第二,那么第一又是谁?

曹御姐没有给出答案,转身离开青棚,回到将台上,流露出女流氓的本色,开始和那帮牲口们比拼酒量。

我收到系统通知,领取了二十两金子,也不知道这玩意有啥用,回到现实也不可能说拿去金店换成软妹币,毕竟整个校园都被封闭了,生活费啥的全靠做任务,然后由系统分配。

我有些无趣地饮着酒,说是酒,但喝起来有点像掺杂了点酒精的果汁,度数也不高,所以旁人都是一脸讶然地看着我,千杯不醉就是说我吧?反正我之前的身份特点就是嗜酒如命。

一旁的蔡可儿也在我的遮掩下,喝了好几盅,脸庞都有些发红,偷摸地跟我说,“这酒虽然不够劲,但喝着能增加力量点。”

我转入真人模式以后,就没办法直观地看见自身的属性变化,所以没有发觉,这酒还能增加力量点。

这场铜雀台饮宴,持续到晚上,曹御姐就命人撤了,然后吩咐亲兵,把那些醉酒的将领们送回各自的府邸,以免他们借着酒劲四处搞破坏。

只是当我给曹御姐请辞,准备回去的时候,却被曹御姐一把抓住手腕,她非得嚷嚷着,要效仿刘玄德礼贤下士,要跟我抵足而眠。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毕竟像我这样的正人君子,怎能做出如此禽兽之举呢?

但转念一想,要是不做,岂非禽兽不如?重点还是,大,实在是大,令我难以拒绝。

来到曹御姐的寝殿,原先还有些想入非非的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没办法,谁让我四周都是人,还特么都握着一柄利刃,蒙着脸。

“主公这是何意?若是要杀某,也不过一句话的事,何必如此?”我做出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颤颤巍巍地说到。

只是曹御姐早就看出了我根本就不怕,在演戏给她看,所以耸了耸肩,表示你继续演,我在看。

“属下见过暗夜之主。”数百名黑衣人整齐划一地说道,统一朝我跪拜,颇有些军队的作风,而不是暗杀组织。

我疑惑地摸了摸脑袋,不知道这是闹哪出?这是不是跪错人了,曹老板在另一边呢。

“奉孝不必惊讶,他们是被你的暗令召集来的,我一开始也有些迷糊,但后来有段记忆浮现在我脑海里,我就明白过来了。”曹御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看似说了什么,实际上啥也没说,只透露了一个消息,“暗令”。

“主公莫不是说,我今早念诵的那篇铜雀台赋?”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过还是不清不楚,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我理不清。

系统这时很贴心地来了一个通知,“恭喜玩家发现隐藏势力,暗夜组织。身为暗夜之主的你,可以发布命令,每雇佣一个暗卫需要十两黄金。”

也就是说曹御姐给我的那二十两黄金就是用来在这里花销的?不过为毛我身为暗夜之主,发布命令还要付雇佣金?

曹御姐坐到寝殿的最高处,俯视着我,“哎呀呀,怎么奉孝大人还没有觉醒嘛?或许我应该尊称你为姜先生,姜先生,这一切不就是您自己的布局嘛?怎么现在反而像是个傻子呢?”

我凝神盯着曹御姐看,把她看得里外通透,却也没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是曹老板本人没错,那股子桀骜枭雄的气质,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的。

“我确实有些事想不起来了,你能给我讲讲嘛?”既然曹御姐都直接叫我姜先生了,显然是发现我的身份了,那我也不用装什么忠臣(正人君子)了。

“天机不可泄露呀,你不就是常常这样说的嘛?怎么还来问我,我在你眼里不就如同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曹御姐忿忿不平地瞪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鬼知道我怎么得罪她了,排除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得罪了她的可能性,那么唯一的答案是未来的我得罪了她,不过这个答案有些吓人。

(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