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7(1 / 2)

这时候,第二批施放禁咒的人员已经站到他们的位置上。由于第一波禁咒地施放。城墙外出现了一块两千米见方的空地,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前去,最大限度地靠近第一线的玩家。这又再次准备起禁咒来……

当玩家们发现天空再次黑暗。再次闪电雷鸣地时候,他们已经惊讶的张大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团又一团的灰尘飞进他们的嘴里,都已经没感觉了!他们感觉到的,只是死亡的气息……

无边的黑暗,有的只是无边的恐惧……

第二轮的禁咒落下,又死伤了不知道多少玩家,天空渐渐明朗后,我在帮派频道里发下第三次禁咒的命令。

第三次禁咒落下后,我们整整拓宽了三千多米的进攻范围,外国玩家不知道逃跑了多少,他们已经没胆子和我们拼了。当然,他们也不知道,我们也不能再这样和他们拼了,因为我们拼不起!

所以,第三禁咒完毕后,帮派频道落下几个字:“‘尖刀’行动,开始!”

西面,已经由‘巫临天下’的巫师打了进去,这时候,过水沙丁鱼召唤出契约兽斑斓豹,驮着帮派里唯一一位女牧师朝着‘巫临天下’冲去,速度极快。这位女牧师,可是会光明与黑暗的双系恢复魔法,正好帮助洪荒巨兽修复持续伤害的伤口,让它对那些家伙们造成更大更持久的伤害。

东面,四个兽人战士组成的尖刀小队冲杀过去,挡者披靡。一直冲到外国玩家们的腹地,这才停下。在那中心位置朝着四面开杀,居然也能无一人死亡。他们可是真正的血牛,超过三万的血量,再加上满物品栏的红药,相信已经能在红药不消耗完之前做到不死!

南面,‘腺嘌呤’御剑飞行,潇洒如神仙中人!

冲入南面进攻玩家的阵营里,便展开屠杀。只见围绕在他身边的外国玩家们,仿佛割麦草一样哗啦啦倒地,阵阵重生白光飞天而起,惊得人人胆寒。

华夏区数一数二的剑士,加上三大暗兽之一的木黑暗精灵王护佑,使得外国玩家的包围圈在不断的缩小间,双不断的扩大。

密集的人群,轰隆的喊声,任谁都不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腺嘌呤’这一人与一精灵,在南面的包围圈里不死,却是事实,因为南面进攻玩家的中心位置上不断飘飞的白光,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北面玩家进攻的中心,不是帮派里的其他成员,而正是我!

我一进入他们的阵营里,立即受到他们猛烈的进攻。他们这么疯狂的进攻,无非是想杀死我,获得我身上的极品装备。

但是我左手拿着法杖,右手拿着七杀诛之刃,任谁也不能靠近我分毫,任谁也不能施放s以上级的高级技能来攻击我。

虽然两把都是单手武器,攻击力不能叠加。但我要的却它们的属性。

最后,在他们不断冲击我,却被我杀死数千人之后,他们被我杀怕了,不敢再进攻了!他们只是把我包围在原地,死死地盯着我。

我低头对围在脖子上的‘围巾’笑道:“千足,怎么办?他们不进攻我们了?”

千足嘎嘎怪笑:“那就让我来进攻。”

说完,从我身上弹射出去。朝着一个它看不顺眼的金毛玩家咬去。眨眼的工夫,又是一道白光升腾。

围拢的玩家纷纷后退几步,吃惊的说:“上帝啊,是那条会说话的蜈蚣蝎子!超神兽级别的怪物啊。居然在温情的小岛地脖子上,我们怎么能杀死他!”

自第一刺杀提名事件以来,只要是进攻过罪恶之城地玩家们,都会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契约兽,他们只以为它是蜈蚣与蝎子的结合体。却不知道那是千足在地龙山谷里吃下了河蟹魔核时发生的异变,准确的来说,千足应该被称为蜈蚣螃蟹,哈哈哈!但这名字这么难听。而且螃蟹有横行乡里之意,我可不喜欢!还是千足地名字比较和我的意……

想到这,我乐不可支,我看着千足在我的肩头耀武扬威,遂对四周的玩家们说:“怎么?不想杀我暴超神器?我老实告诉你们,我手上的这两把武器,分别是武器榜上排名第一第二的武器!”

这话一落!红了眼的金毛玩家们。又杀声震天的冲了上来。但还是被我一秒7-8个地魔法弹砸死砸飞。进攻又暂停下来,我又再刺激他们进攻,如此再三。终于,‘叮’的一声。我又提升了一段经验!

看到自己99级了,顿时哈哈大笑:“再见了,经验!唔,我的兄弟姐妹们精神力不足了。等过个几天,我们再与你们厮杀,今天就到这里了!”说着,朝着白虎城杀回去,千足当即在前面开路,我负责左右,那只木系的精灵王则负责我的后背。

如此这般,几十分钟后,依旧杀出一条血路,杀回了白虎城,如果不是我要照顾其他的兄弟姐妹,我还想杀光他们,升到100级呢。

国殇里有战地记者的特殊职业,特地将特殊帮派杀进外国玩家腹地的这个场面都录制下来。不日即将放到官方论坛去给大家观赏,也为这次地‘尖刀’任务留做纪念。让华夏区的玩家知道,联军的外国玩家只是强在人数多而已,不过如此。

三个小时后,汇聚在白虎城西面城墙上,仅仅剩下二十多人。在尖刀任务里,死去地仅有十余人,他们都是在没有红药的情况下,再杀死几十人,才被围攻玩家杀死地。而其余几十人,都是因为精神力不足而被强制下线!而且,还是在外国玩家们围攻的情况之下下线,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下线,却不能攻击,可是恨得他们牙痒痒的。

我大笑,疯狂的大笑,笑停,才做最后的部署:“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

余下二十几人看到我停顿了十几秒的时间都不说话,急问:“是什么?”

我嘿嘿笑道:“就是下线睡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