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兄妹不同观点(1 / 1)

楚梦在警察局被关到了晚上,最后是楚醉去求了姬颜,才将人给弄出来。

楚家

“梦梦,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没事你不要去惹姬颜,你怎么就是不听,平时你明里暗里的讽刺他,他不和你计较,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会一直让着你。”

楚醉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对自己的这个妹妹真的是没办法。

“我根本就没有惹他,是虞凉,都是她害的!”

楚梦将今天所受的委屈都算在虞凉的身上。

“谁知道虞凉那个小狐狸精使了什么妖法,竟然连姬颜都被她迷惑的言听计从!”

“哥哥,都是虞凉,都是她害我在大家面前丢人了,要不是她的唆使,姬颜怎么可能会报警!”

“梦梦!”楚醉似乎真的有些生气了,拉着楚梦坐下来,他觉得他有必要好好的和楚梦好好的谈谈了。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在外面我被人欺负,回到家你也要欺负我吗?”楚梦被楚醉吼了一嗓子立马觉得委屈至极,竟然开始小声的呜咽。

“哥哥,我是你的亲妹妹呀,她虞凉是个什么东西?值得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护着她?”

“你知不知道今天我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有多么的害怕,我看着同学们被家长一个一个带走的时候有多恐慌,我害怕姬颜会将消息封锁了,我怕你不来接我,我怕你也被虞凉给抢走,我呜呜呜呜”

说着,说着,楚梦就哭了起来,将今天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楚醉从小就疼她,见她哭的这么伤心,自然是不能再责怪她了,只能抽了纸巾递给她安慰道:“好了,不哭了!”

这话一说,她哭得是更加的厉害了,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虞凉马上要从姬家补课回来了,看到你在哭,你让别人心里怎么想?”

楚梦听了,立马止住了哭泣,拿着纸巾擦了擦眼睛又擤鼻涕,一边抽噎一边说:“她一定会狠狠的嘲笑我的!”

“哥,我的妆没花吧?”

楚醉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一天了,你的妆能不花吗?”

“还有,虞凉是不会嘲笑你的,做错事情的是你自己”

“我做错什么了?”楚梦恢复精力之后立马反驳。

“从虞凉到我们家来你就一直针对她,是不是?”楚醉问。

“她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我说她两句怎么了?”她不以为意道。

楚醉摇了摇头说:“平时你欺负虞凉的时候,人家虞凉都是让着你,不和你一般见识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怎么欺负她了,我不就偶尔说她两句吗?”

“梦梦,做人要大方一些,虞凉不欠你什么的,你不可以仗着自己是大小姐就总是戳她的伤口。”

“谁戳她的伤口了,我说的不过是事实而已。”

“不是虞凉想要来我家的,是爸爸非要她来的,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可是她住在我家,吃我的,用我的,花我的钱,我说她两句也不可以吗?”楚梦忿忿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