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争吵(1 / 1)

“柴斯,你觉得那晚都是我在自导自演,我故意找人来欺负我们,就是为了恐吓虞凉吗?”因为柴斯的话,季子瑜被气的胸口剧烈起伏,浑身都在颤抖,她真的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崩溃。

她不能再让柴斯瞧不起自己了。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柴斯冷眼旁观。

他已经忍季子瑜很久了,平时总是干涉他的私生活,影响他的社交,这些他都可以不计较,但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没有下限了,幸好虞凉没事,那万一她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是毁了她的一生,这个责任谁负担的起。

虽然他没有肯定的说就是季子瑜做的,但是他的态度在季子瑜眼里就是默认了就是她做的一样。

“柴斯,你什么意思,你就是觉得我好欺负是吧?什么罪名都往我头上套,我告诉你,你别仗着我喜欢你就这样糟践我!”

季子瑜也是有脾气的,不是她的错,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柴斯后退两步与她保持距离,这行为在季子瑜的眼里就像是在嫌弃她一样,这无疑是彻底激怒她了:“柴斯,你什么意思?如果你非要说是我做的,你就拿出证据来!”

“被抓起来的那几个人都死了!”

柴斯远远的看着她,眼神波澜不惊,声音平淡却锐利。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们本来就该死?”季子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垂下眸子,愤恨的回答。

“他们每一个死的都很惨,一个因为想要逃跑,被爆头,还有一个给在劳改的时候也是想要逃跑被活活电死,一个被牢里的老大们玩弄后上吊自杀了,还有一个下身不知道被谁给切了,然后活活疼死了”

柴斯冷漠的看着季子瑜将那几个被判罪的人的下场一一都说给她听。

“季子瑜,你家请的律师已经定了他们的罪,会有法律来惩罚他们,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们,你不觉得你很残忍,很恶毒吗?”

“我没有,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柴斯垂眸冷眼看着她,眸中尽是失望,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季子瑜,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不肯承认?算了,我也不想和你继续计较这件事,我今天想和你说的事情是”

“子瑜!”

一个软糯又有些清甜的声音响起,两人同时看向了来人,季子瑜心里委屈,但是又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于是撇过脑袋不去看虞凉,而柴斯则是略微有些震惊。

虞凉揽过季子瑜的肩膀柔声问:“子瑜,你怎么了?”

季子瑜撇过脑袋不去看她,软软的应了句:“我没事,我没哭,我挺好的。”

“既然这样,我们去上课吧,我同你说,我买的小蛋糕都快被姬颜吃光了,你再不去,就连蛋糕屑都没了!”

虞凉朝柴斯点了点头,礼貌的打了个招呼:“柴斯学长早上好,我们先去上课了,再见!”。

对他礼貌又疏离,但是对季子瑜却很亲近,柴斯有些看不懂这两人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