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从未有过不信任(1 / 1)

“姬颜,你听我解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

她仰头,双眼满是期待,她希望能够得到的他的原谅。

“你不信任我?”

虞凉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将身上用来防身的刀给掏了出来,

她后退一步,身后就是门,背贴在了冰凉的门上,一手伸向的门把,如果姬颜要是拿刀攻击她,她转身开门逃出去的几率有多大?

几乎没有,除非事先趁他不注意攻击他,这样才有机会为自己争取到一些时间,但是攻击他成功并且的几率有几分呢?

她的大脑在飞速的运算。

谁知他忽然将刀子塞到她的手上,然后握住她的手就往自己身上刺,虞凉大为震惊,她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他,试图能够控制住他。

“姬颜,你冷静一点,你想要做什么?你不要做傻事,你先松开我好吗?”

他面色平静,看不出一丝情绪,但是行为又是如此的疯狂?

“我从未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情,如果你不信,你可以杀了我的呀!”

他语气很轻,旖旎又缱绻。

虞凉想要挣脱他的挟制:“姬颜,你松开我。”

“不要。”

“那你放开刀。”

姬颜是不会听她的话的,强制性的抓着她的手,将刀子刺入自己的小腹。

他紧紧的握着虞凉的手,脸上笑的张扬又邪肆,附在她的耳边说:“你这次感受到刀子刺入肉体时的感觉了吗?软软的,很有弹性,最开始像橡胶一样刺不穿你,但是只要你稍稍用力,你就能成功的刺穿它,就像刺破气球一样”

她很害怕,她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想要杀他,她希望他是健康的。

“姬颜,你放开我,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对你态度这么差,我不应该吼你,我不应该你松开好吗?”

他双眼有些红,慵懒又低沉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环绕:“虞凉,你闻到味道了吗?血的味道,有点腥,但是又有点甜?”

虞凉已经急得双眼被泪水给模糊了,看不清他现在的模样,只能哀求:“姬颜,你不要这样,我没有不信任你,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求你了,你不要这样好吗?”

他松开一只手,轻柔的擦干她的眼泪:“你哭什么?又没有拿刀扎你,你痛吗?”

虞凉摇了摇头,咬着唇道:“姬颜,我害怕?你松开我好吗?”

“害怕?”他似是疑惑的问:“你怕什么呀?难道是怕我死在这里,刀上有你的指纹,被认成是杀人犯吗?”

“不是你说,我欠你一条命,只有你可以取走的吗?”

“我没有要杀你,这是你逼的,我不情愿的。”她和他僵持着,知道姬颜疯,但是不知道他这么疯,居然拿刀扎自己?

为什么?

“姬颜,这话我是说过,但是仅限于我自愿的情况下,现在我不想杀你,你不可以死!”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呢?”他稍稍送了一些,虞凉立马挣脱开他的挟制,警惕的防备着他。

“你今天一直都在质问我,难道不是想要?”

“没有,我根本就没有不信任你,也没有想要杀你,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做了什么而已,我从来就没有真心的讨厌你,你为什么总要逼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情?”。

虞凉的精神在他不停的逼迫下终于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