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我好难呀(1 / 1)

用力的推开他,大喘了几口气,她想要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无力的背靠着房门滑坐在地上,木然的看着他:“姬颜,我知道你做了什么?”

“郭瑜不会回来了是吧?是你对她们家下的手,逼走了她,是因为她告诉了我杨天慧的事情对吗?而杨天慧会摔断腿,随后被退学也是你的杰作,根本就不是那些喜欢你的人做的对吗?”

他垂着脑袋,不说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和你提杨天慧吗?因为我觉得她活该,是她自己先招惹你的,这点我一点都不同情她,我不是什么圣母,我就是一个很自私的人,你对我好,我会加倍的对你好,你若是招惹了我,我势必也会还回去。”

“可是郭瑜她什么都没做错不是吗?她对我很好,她也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你贸然对付她,我只是想要问问为什么而已,我只是想要知道她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而已,我有错吗?你就一直不说话,还拿刀捅自己?”

“你就是觉得我好欺负是吧?和我谈信任?我什么时候不信任你了吗?卫海是你杀的吧?还有监狱里的那些人也是你下的手,你觉得我不说就不知道了吗?”

“姬颜,你凭什么拿你自己威胁我?”她越说越觉得有些委屈,她明明就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她害怕他会出事,她想着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可以帮的上的地方?

她最后的质问声音稍稍大了一点,一直沉默不说话的姬颜缓缓的抬眸,本就白皙的小脸此时已经变得异常的苍白,腹部白色的毛衣被鲜血染红晕了一大片,乍一看,甚是瘆人。

“好痛呀!”

他依旧语气轻柔,还朝她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虞凉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他这个样子,突然就绷不住的大哭出声:“姬颜,你是个神经病,你你你有病呀!”

虽然开始放声大哭,但还是撑着身子过来扶他,“那个时候,你被人追杀,是我救你的,我对你那么好,病房,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可你呢?走的时候不仅不和我打招呼,还偷走了我的狗,我报警,警察叔叔带着我全城搜捕,我以为你又被他们带走了,我怕他们会杀了你,最后呢?什么都没找到,入城记录里面根本就没有你这样一个人,他们都说我报假警,我被派出所关了几天进行思想教育,你知不知道,都是你害的,h市所有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我报假警了?“。

“我刚来s市,你大半夜浑身是血的就拿刀架在我脖子上,这就算了,第二天还假装不认识我,后来就各种威胁恐吓我,说的好听是合作,可明明就你对我单方面的奴役,平时对我爱答不理就算了,还总是出言嘲讽我,每次给你买了吃的还嫌这嫌那的,我从来就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人,还有你的脾气特别的不好,动不动就阴沉着一张脸,好像随时都要掏刀子抹我脖子的模样,我害怕,每次还要像个小丑一样去哄你开心,各种去讨好你,谁还不是家里宠大的,本小姐长这么大从来就没这么憋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