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你觊觎我肉体(1 / 1)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需要为什么?”虞凉是真的搞不懂他。

“那我看你顺眼,这个理由可以吗?”

见他一个人用纱布有些困难,她只能蹲下身子,将他的毛衣往上理了理,但是他太瘦了,卡不住衣服,每次她撸上去以后,手一松便又掉了下来。

来回几次,她便没了耐心,加上本来气就没消,不自觉的抱怨:“你就这样看着我来来回回的弄衣服吗?”

姬颜似乎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吼给吼懵了,睁着大眼,眨巴了两下,歪了歪脑袋,满脸的疑惑问:“嗯?”

“你不会拿手将衣服帮我固定住?”她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你是觉得我这样很滑稽,很可笑吗?”

“没有。”他乖巧的垂下脑袋看了看衣服,又抬眸看了看她,最后在她眼神的逼迫下,双手将毛衣的下摆掀了起来。

“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明明平时就不知道多聪明的一个人,居然会听不懂她话中的意思?

绝对是故意的!

“你脾气这么差的吗?”

他背靠着沙发,一脸的闲适,反倒一点不像受了伤的人,嘴角含笑,语气都温和了不少。

虞凉拿着纱布替他将伤口包扎好,他腰腹上有很多的伤疤,由于肤色极白,所以即便只是指甲轻轻的刮一下都能在肌肤上留下一道红色的印子,而姬颜的身上则是有好几道这样的伤口。

手在不小心触碰到他背部肌肤的时候,也是很清晰的触碰到了伤痕,从触感上来说像是刚留下没多久的。

姬涯说,姬颜就是一个整天闲着没事做瞎作死的

他虽然穿着衣服的时候看着挺瘦的,但是也不算是干瘦,不柴,肌理分明,就是那种很具少年感的肉体,其实挺不错的,摸上去肉也还是很有弹性的,能看出年纪不是很大

“我脾气差?你怎么有脸说这种话?你看看你自己?”

“我挺好的呀,精致。”

“呵呵!”虞凉表示:我不想说话。

姬颜懒洋洋的像只无骨头的软体动物一般的瘫在沙发上,开始胡言乱语:“我想通了。”

虞凉抬眸睨了他一眼,在他腰间打了个蝴蝶结,随后拿剪刀将纱布剪断,将工具都收进医药箱。

做完这一切问:“你想通什么了?知道这样做是错的了?怎么?你要改邪归正了吗?那我是不是应该买个烟花回来放上一放,替你庆祝一番呀?”

她满是嘲讽,但他也不生气,而是慢条斯理的回了一句:“s市,市区禁止燃烟花爆竹。”

“那你倒是说说,你想通了什么?”她将医药箱放回原来的地方,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大盒子,放在茶几上,打开,里面装的全部都是糖果。

她挑了一个薄荷味很重的,撕开包装,送到姬颜嘴边:“张嘴。”

姬颜乖乖的张嘴,在吃糖的时候,舌尖不小心舔到了她的手心,立马皱了皱眉,一脸嫌弃的说:“你没洗手,有味道!”

虞凉将手里的糖纸砸在他身上,摇了摇头:这人有毒!

“我还不是因为担心你才忘记洗的吗?我又不是”

她忘记他轻微洁癖这件事了。。

“我刚才是想通了:你就是因为垂涎我的美色才会说什么站在我这一边这种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