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这是忠告(1 / 1)

“啊!”

“咕咕咕”

“虞凉,你快点放开丹丹!”林沫在一旁着急的打转,她想要上前帮忙,但是又不敢得罪虞凉。

姬颜嫌弃的推着小车远离这三个女的。

刚才他一个不注意,虞凉抓着那个叫贝丹丹的头发,就将她的脑袋按进了养鱼的水池里,由于势头太猛,不小心溅出了水花。

姬颜仔仔细细的将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抬手闻了闻胳臂,幸好没有溅到他的身上,鱼太腥了。

贝丹丹的脑袋被浸在水里,睁眼还能看见鱼从自己的眼前缓缓的游过,但是她不能呼吸,想要抬头,但是虞凉手上的力气太大了,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虞凉,求你了,你这次放过她好吗?她知道错了。”

林沫攀上虞凉的手臂,试图阻止她。

虞凉按着贝丹丹脑袋的手并没有松,回头警告的瞪了姬颜一眼,随后冷漠的看向了林沫:“松开!”

可能是她身上的气场过于冷厉和强大,林沫不自觉的松开了虞凉,但是依旧一脸恳求的望着她:“虞凉,对不起,我”

“现在说对不起,你不觉得晚了,刚才她第一次招惹我的时候你就可以阻止她,但是你没有。”

“不是的,我没有。”林沫无辜的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尽是委屈。

“你没有?林沫,在我面前就不用装白莲花了。”虞凉冷笑一声,将贝丹丹的脑袋提了起来:“你以为我是这个蠢货吗?”

“虞凉,我想,你误会我了,”林沫柔弱的摇头,眼泪都快出来了。

贝丹丹重获新生以后,先是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随后见林沫被欺负,气不打一处来,试图挣脱虞凉的挟制,嘴里也是骂骂咧咧的不停:“虞凉,你有什么冲我来好了,你不要欺负林沫。”

虞凉不屑的笑了笑,满眼嘲讽:“我欺负她,她配吗?”

“虞凉-你-”

虞凉二话不说继续将贝丹丹的脑袋按进了水里,她不想听这个无脑的女人讲话。

“林沫,你就是一朵盛世白莲,你要是再在我面前摆出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我待会就将你的脑袋按进那边的海鲜区。”

这这种拙劣的演技还到她面前来演,不自量力。

明明看到她教训贝丹丹心里就很开心,还要假装来求情,真恶心。

明明一开始就有能力阻止贝丹丹来招惹她的,可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放任不管,在贝丹丹被欺负的时候也只会嘴上求情,有屁用啊!

“贝丹丹,你知道错了吗?”虞凉再次将她的脑袋从水里捞出来。

贝丹丹垂着脑袋不说话,很明显就是不甘心。

虞凉挑了挑眉,转动手腕,打算将她继续按进水里,这是她倒是学乖了:“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求你放过我。”

“错哪了?”

虞凉反正有的就是时间,她可以慢慢的陪这两人耗的。

“我不该瞎说话,不该去勾搭你的男人,我不敢了。”贝丹丹小声的求饶。

虞凉松开她,将她推到林沫的身上,警告道:“狗就是狗,想要改掉吃屎的这个习惯是很难的,懂吗?”

“没事就乖乖的去看门,不要随意的去攀咬人,否则会被杀来吃的哦!”。

虞凉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眉眼弯弯,说:“这是忠告,下次再犯的话,一定会干掉你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