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何必自取其辱呢(1 / 1)

“你是姬颜?b市的姬家老三?”

秦御之在身边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目光缓缓的转向了姬颜。

而姬颜正一脸不高兴的在和虞凉闹脾气,听到他的问话,懒洋洋的扫了他一眼。

“你认识我?”

秦御之朝他走了两步,嘴里念叨:“你就是姬颜?”

姬颜看向了林运,一脸的莫名其妙?

怎么?

他的名气已经大到h市的人都认识他了吗?

天上渐渐的开始飘雪了,林运替虞凉拿了把伞,顺便凑到姬颜身边说:“刚才我看清楚了,这个秦御之是秦家的人。”

姬颜将手里的伞递给身后的于依,将虞凉手里的伞抢了过来,一脸:不给你撑的表情。

虞凉抿了抿唇,她委屈,但是她不敢说。

“秦家人?我们家和秦家人的关系并不好,我小时候好像将秦家二少的左眼给弄瞎了,所以他们家的人看到我恨不得当场弄死我,这个是谁呀?”

林运摇摇头,“没见过,我也不知道。”

“我我我知道!”虞凉强制性的挤进姬颜的伞下。

“我不想听你说。”

姬颜抬了抬下巴,一副不想理你,给我闪一边去的态度。

姬颜也懒得理秦御之,反正他也不认得,如果他要是想要替秦家二少报仇的话,那就一并弄死给秦家那个老太婆送回去。

某只生了气的孔雀精转身撑着伞就离开,顺便还将于依给带走了,留下虞凉一个人在雨雪中吹西北风。

什么情况?

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

虞凉转身看向了对面的秦御之,他也是一脸的不解。

明明她今天打算在秦御之身上将场子给找回来的,而秦御之也是想要在今天晚上彻底将虞凉这个疯女人赶出h市,让她再也回不来的。

“虞凉,你现在这么有底气,就是因为攀附上了姬家人吗?”秦御之冷哼出声。

“你的高傲也不过如此吗?你还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样离不开男人,靠男人来找我报仇,你是觉得你很厉害吗?”他甩开扶着他的人,一瘸一拐的走向虞凉,地上已经微微的铺上了一层雪花,雪地上印着他点点的血迹,尤为的醒目。

虞凉舔了舔唇,细细的分析了一下他口中所说的话,秦御之的意思就是说她靠姬颜才有了今天。

虽然心里有些不爽,但是他说的也有部分是实话,在他与姬颜合作的过程中,确实是她占的便宜比较多。

不过这种事情在秦御之嘴里说出来,她怎么就觉得这么奇怪呢?

不爽!

想要怼他!

舔了舔唇,笑道:“对呀,我是靠男人,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瘸了一条腿的人是你,完好无损的人是我,从我的角度看,你比较惨。”

“你想想,刚才你气势汹汹的冲进我家不肯走,现在只能瘸着腿走,是不是很刺激?你说明天h市晚报会怎么报道呢?”

虞凉紧了紧衣服继续道:“秦御之你忘了你自己也是一直都在靠女人吗?你无法入眠,如果没有于依的话,你早就积劳而亡了,这么说的话你也是靠着女人才苟活于世的,你又比我高贵到哪里去呢?”

“你--”

“秦御之,你何必呢?你从来就吵不赢我的,何必自取其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