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你又想锁我(1 / 1)

虞凉回头无辜的看了看他问:“怎么了?”

既然你喜欢这个房间那就暂时先让给你好了,虽然她也不是自愿的,但是谁让她今天得罪他了呢?

就让他一次好了。

“你不准走。”

姬颜指了指靠床里面的一片空地,他将柜子里面的棉被拿出来扔在地毯上:“你今天睡那边。”

“我不要!”

虞凉毫不犹豫的拒绝,她家又不是缺床,为什么要睡地上,她不要。

姬颜停下手里的动作,慢慢的走向她,浑身散发着一股清贵冷戾之气,虞凉最不喜欢他这个样子了,立马转身拉着箱子就往外走,但是箱子不给力,在地毯上无法自由的前进,一不小心,她自己就被箱子给绊倒在地。

地上铺了毛毯,摔在上面虽然不疼,但是等她抬头想要爬起来的时候,某人的大长腿已经立在她的面前了。

“怎么?你又想出去将我锁在里面了是吗?”

她尴尬的朝他笑了笑,伸手抱住他修长笔直的长腿,甜糯糯的喊了一句:“颜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好吗?”

她垂着脸,紧紧的贴在他的小腿上,来回的蹭他,像只正在向主人撒娇的小喵咪。

“给你个机会。”

虞凉立马起身,她刚想在床尾坐下就被他一把扯住,他拉着虞凉的手臂,让她坐在沙发上。

“我不喜欢陌生人坐我的床。”

虞凉舔了舔唇,指着她心爱的床说:“那是我的床,我睡了16年的床。”

“换了我的床单就是我的了!”

他将门关上,随后就拎着她的行李扔在了里面。

“哦!”

虞凉也不反驳,如果将床让给他,能让他心情好一些,那就给他睡好了。

“姬颜,我今天不是故意要锁你的,我只是怕你受到伤害,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才这么做的。”

“是吗?”

他嗓音清缓而柔和,幽深漆黑的眼眸缓缓的朝她逼近,长睫微垂,他浅浅的笑了笑:“你每次撒谎的时候都会很正经,你以为假装严肃,我就会相信你说的话了吗?”

他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条纹睡衣,明明是冬天了,他还穿着秋天的睡衣,衣服不厚,领口有些大,露出他精致的锁骨,她还想再往下看看,但是迫于他的气势,她有些不敢。

垂下眼眸,视线正好落在他莹白的手腕上,衣袖似乎有些短,所以露出了一小节瓷白的手腕,他的骨节很秀气,不似一般男孩的粗糙,带着满满的少年气,由于肤色过白,她手腕处的青色血管也是清晰可见,只是有些遗憾的是,他的手腕处有几道不规则的疤痕,虽然如今已经很浅了,不仔细看,可能都不会注意,只是此时他的手腕离她太近了,正好就垂在她的眼前。

鬼使神差的就伸手握上了他的手腕,刚触碰到时,她内心猛地一凛,虽然他皮肤很好,细腻又光滑,但是很凉,疤痕也能被清晰的感知到。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这么多的伤痕,上次腰上似乎也有很多伤痕?

他明明也不过只是17岁的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姬颜垂眸看着她,并没有阻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