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谁和你一样(1 / 1)

姬颜推开对面包厢的门,灯没有开,只能看到点点猩红以及一股烟味。

他懒得说话,转身就离开。

林运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跟着一起出来问:“怎么了?”

“烟味让我很不舒服,想吐。”

他很讨厌烟味,当初那群人每天都在吸烟,吸完烟之后就开始所以他不喜欢。

他径直去了卫生间。

追出来的秦御之一脸的郁闷,问“他怎么了?”

他对姬颜本就有些不满,会答应他过来完全是因为依依在他们手上,谁知道他在包厢里面等了他这么久,他居然连门都不进。

林运指了指虞凉那间包厢的斜对面说:“去那里吧,还有,秦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再吸烟了,我家小颜会不舒服的。”姬颜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了贝丹丹。

她拦住了姬颜的去路,“小哥哥,我们见过的,你忘记了吗?”

姬颜皱着眉后退了两步,这个人他当然不会忘,是那个满身鱼腥味的花痴女。

“小哥哥,你后退做什么?我是丹丹呀,你忘记了?昨天白天我们刚见过的呀!”

姬颜趁她向自己扑过来的时候快速的一个转身绕开了她说:“哦,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你,你叫贝丹丹是吗?”

“是的,是的,你想起来了是吗?”贝丹丹激动的向前走了两步。

姬颜抬手阻止了她向前的行为说:“你就站在那里,你站在那里的那个角度特别的美,不要动。”

贝丹丹像是着了魔一般的,真的就停下了脚步。

姬颜笑了笑说:“我手机落在包厢里面了,我去拿手机,你不要动。”

“你拿手机做什么呀?”

“加你微信呀!”

姬颜说着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林运在包厢门口等着姬颜,见他出来,就带去了秦御之的包厢。

“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见到姬颜,秦御之忍不住的就站了起来朝他逼近。

林运轻轻的挡在了他们中间,冷声道:“秦先生,请与我家小颜保持距离,你身上的烟味太重,他不能闻咽的味道。”

秦御之狠狠的瞪了姬颜一眼,转身暴躁的将桌子上的一个烟灰缸给砸了。

“姬颜,你有完没完,你知不知道依依已经离开我接近24个小时了?她从来就没有离开我这么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姬颜慢悠悠的坐下,懒洋洋的开口:“意味着,你的躁郁症很有可能会不受控制,很有可能病情会复发并且加重,很有可能你的下半辈子要在医院中度过,意味着你要一直靠药物才能控制住你自己,意味着你的人生完蛋了”

轻飘飘的说着诛心的话。

“你都知道了?”秦御之忍不住将一旁的花瓶给踹倒。

姬颜看了林运一眼,林运上前抓住了秦御之的后脖颈,控制住他以后,就给他注射了一针试剂。

趴在桌上的秦御之双眸赤红,朝姬颜大吼:“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懒洋洋的躺在沙发里面,修长的双腿交叠,漫不经心的说:“只是想让你安静一会!你不觉得自己现在很像一条得了狂犬病的疯狗吗?”

“还不是和你一样!”秦御之大吼。

姬颜起身拿起桌上另一个大号的烟灰缸砸在他脑袋上。

“谁和你一样,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