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你放心,不会杀你的(1 / 1)

见他一直都不动,虞凉这才察觉哪里不对,随手拿起桌上了一只红酒杯对着他的脸砸去。

酒杯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而秦御之被砸的发出一声闷哼,他居然没有躲?

“你怎么了?”虞凉再次询问。

秦御之偏过脑袋,不说话。

虞凉上前细细的打量他,腿上还包着纱布,而他右眼眼角处有擦伤的痕迹,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昨天晚上她明明就看到他捂着眼睛的,难道她打偏了?

抬脚狠狠的踩在秦御之的小腿上问:“秦御之,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吗?”

他咬牙,一字一句的说:“虞凉,你会后悔的。”

虞凉笑了笑,将长发扎起来,说:“那等我后悔的时候再说吧!”

她向来就是一个只喜欢享受当下的人,以后的日子那么长,她能不能活到后悔那一天都难说呢?

所以想那么多做什么?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秦御之,你说我应该从哪里开始呢?”她捡起地上刚刚被摔碎的酒杯,拿着玻璃渣子从秦御之的脸上轻轻的划过,一不小心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一道划痕,鲜红的血立马就渗透出来,格外的醒目。

“虞凉,你敢?”

他压低声音怒吼。

虞凉眨了眨眼,一脸的纯真说:“我敢呀?我有什么不敢的呀?”

“当初,你都是想要弄死我的,现在我可没对你做什么呀?我只是轻轻的划了你一下,怎么?你是觉得疼了吗?”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死了多没意思呀!我得留着你的命好好把玩,不是吗?”

“虞凉,你想做什么?”秦御之狠狠的瞪着她,咬牙切齿。

“不想做什么呀,就是想要好好折磨你一下喽!”

碎玻璃轻轻的划到了他的脖颈间:“秦御之,你会希望我划开你的喉咙吗?如果需要的话,我待会会数三声,你只要在规定的时间里求我,那我就立马划开你的脖子。”

“杀人是犯法的,你不怕吗?”秦御之内心其实是有些慌乱的。

以前的虞凉也很喜欢说这些话来吓唬人,但是从她的眼神中你是可以分辨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此时此刻,她说话的方式根本就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虞凉歪了下脑袋,一脸的疑惑:“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呀?有什么可害怕的呀?”

“呵呵呵!”

她掩唇大笑,随后青葱的手指指着他问:”原来秦御之你是怕死呀?“

“我可没什么好怕的”她毫不犹疑的将碎玻璃扎在他的手背上,随后非常恶趣味的从手背上一直往上划,直至划到他的手肘处,“你看血的颜色多好看呀!长长的一条。”

“秦御之,你说怎么就没有人用这个色号做口红呀!这个色号一定极美,出了产品的话一定会大卖的,对吧?”

她很平静的在和他交流,像普通人一般的在聊天。

“秦御之,你也不要害怕,我不会杀你的,你放心好了,我只是将你以前加之在我身上的痛苦,重新还给你罢了,不过分吧?”

秦御之死死的咬着牙,不说话。

他不敢开口,他害怕自己张口说话,会忍不住的被疼出声。

他不会求饶,永远也不会向虞凉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