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需要代价的(1 / 1)

“当时我因为闹了点小脾气就没有和我爸妈坐在一起,我去了后面一辆车,而原本坐在后面车上的姜姜坐到了前面,姜姜是我爸妈那辆车司机的女儿”

虞凉顿了顿说:“本来应该死的是我不是吗?”

“那后来呢?”姬颜问。

“后来在医院的时候也袭击过我,但是被一个医生给制止了,随后我就回家了,一直没出过门,我家还是比较安全的,于依过来照顾过我几天,这个时候秦御之千方百计的想整死我,他盯得紧,我怀疑那些人就没有对我下手,想过一阵再解决掉我,谁知道我后来去了s市。”

“所以你害怕他们会追你追到s市?”

虞凉点点头。

“你当时总是在我面前乱晃,各种讨好我也是因为觉得在我身边安全,其实你害怕的不是楚梦他们而是那些对于未知的恐惧?”

姬颜觉得眼前的人心思未免太重了,她的这些行为应该一直都没人知道吧。

她一直都在利用他!

“如果我不问你这些,你会告诉我吗?”他问。

“不会”虞凉毫不犹豫的拒绝。

“你一直在骗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并没有很生气。

虞凉皱眉:“没有,我骗你什么了?”她只是隐瞒了一部分原因而已,并没有骗过他什么?

“你当时直接就过来招惹我,就不怕吗”他继续问,在他的印象中招惹过他的人好像基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虞凉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他说:“姬颜,你是不是记性不好?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

“是你大半夜不睡觉闯进了我的房间拿刀抵着我的。”她喝了口水道:“那天晚上我没认出你,还有后来主动找你说话也是因为我记忆中的姬颜是那个样子的,你懂的。”

“哪个样子?”他反问。

“就是性格很好呀,你在我家怎么装的,你心里没点数吗?”虞凉没好气的说。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她才是被他的伪装给欺骗的那一个。

姬颜挑了挑眉,笑说:“我们不讨论这个话题了,你还没说玉的事情呢?”他从脖间掏出了那块玉,细细的摩挲了一遍,这块玉,他在另一个人身上也见过。

虞凉冷哼,这丫的到是会逃避的,明明刚才还在质问她,现在倒是会转移话题了?

“我觉得这次事件是从我妈妈那边引起的,我曾经听到过楚萧和高雁吵架的时候提到过我妈妈的名字,这块玉是我妈妈的遗物,我总觉得那群人是冲着它来的。”

“当时只是觉得这东西放在身上不安全,但是你不一样,你那里一定安全,所以就给你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心虚的。

“你利用我!”

“对不起,我错了!”虞凉立马认错,反正端正态度是绝对没错的。

“你现在又想要回去是做什么呢?不怕了吗?”

“我觉得应该和我妈没什么关系,你看高雁这么不喜欢我,不是也没对我做什么吗?应该不碍事了吧?”

姬颜重新将玉放进了衣服里“可是我现在不想给你了。”

虞凉愣了一下好气:“你要这个做什么,我妈的遗物,你好意思吗?”。

“利用我不需要付出些代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