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你没有别的选择(1 / 1)

众人在山上待了一段时间,谁也没看到郑宜,于是就开始给他打电话,电话能拨通,但是没人接。

时间一长,大家就觉得不对劲了,纷纷开始找人了。

虞凉将姬颜拉到一旁问:“这事和你有关系吗?”

他先是沉默了一会,问:“为什么这么问?”

“你去过后院的那片梅林?”

“怎么?我不可以去吗?”

虞凉压低了声音说:“于依她和你一起过来的时候很紧张,还很害怕,她不敢和我对视,还暗示我去找郑宜,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知道了什么或者是看到了什么?”

“你在怀疑我?你不是说会一直相信我的吗?”

“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在向你确定一些事情。”

“就是怀疑我?”

“那你到底做了没有?”

姬颜沉默不说话。

在虞凉这里,沉默就代表了默认。

“蹲下来!”虞凉冷着一张脸。

姬颜站着不动,似乎不想配合她。

他不喜欢她质问他,为什么要因为郑宜而对自己这么严肃?他很重要吗?明明你自己又不喜欢他。干嘛还要去关心他的生死呢?

“姬颜,你要是不蹲下来,以后你要是再生气,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去哄你。”其实她也没说什么,就是不知道他怎么就闹起脾气来了。

“那你先向我道歉。”姬颜扬了扬下巴,并不是很配合。

虞凉舔了舔后槽牙,耐着性子说:“对不起。”

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但是姬颜就是一个死傲娇外加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病,所以不管她错没错,反正道歉是不会错的。

他这才满意的转过身子,面对着虞凉,弯了弯腰,将脑袋凑到她的面前。

虞凉一把薅住他的脖子,由于她的力道有些大,当然其中也可能有她发泄情绪的因素在里面。

姬颜一个没站稳,差点就摔在了她身上,还好他及时的握住了她的肩膀,这才幸免于难。

虞凉伸手将他脑袋上的几片花瓣给取了下来,伸到他的面前问:“你还想狡辩吗?”

姬颜拍开她的手,花瓣落在地上,被风给吹散。

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我并没有否认不是吗?所以不存在狡辩这种问题。”

他不知道她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如果她要是不站在他这边,他要怎么做呢?

带回去,关起来吗?

大哥应该会同意的吧!

毕竟,只要他不伤人性命,姬闻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如果他说只要虞凉在身边他就会很安稳,他想,不用他动手,姬闻应该也会对虞凉下手的吧!

所以呀,虞凉,你没的选择!

“除了我和于依,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情吗?”虞凉说这话的时候,环顾了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就连林运也跟着一起去找人了。

为了不让人怀疑,虞凉扯了扯姬颜的袖子说:“我们往那边走走,不要别人注意到我们。”她拉着姬颜往后院的反方向走。

“没有了,当时后院根本就没有人。”

“那郑宜呢?还活着吗?”虞凉问。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没从那边摔下去过!”。

“你--”虞凉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