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你是什么身份(1 / 1)

“姬颜,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郑宜哪里招惹你了?你还记得你当初来h市的时候答应了姬闻什么吗?”虞凉真的就是搞不懂了?

“姬颜,你就不能克制一点吗?那是一条生命,你懂吗?可能你对生命这种东西毫不在乎,但是不代表别人就不在乎,你有想过郑宜的父母以后怎么办吗?”

“你生气了?”姬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能听出她话里的不满,所以他不高兴?

为什么要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生气?

“我没有生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虞凉内心此时确实有些复杂。

她曾以为姬颜是有救的,她希望他可以好起来,虽然不要求他立马就变成正常人,但是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她有很多时间可以陪着他一起慢慢的变好。

“你可以形容一下吗?”他很少会去关心别人的心情。

他人伤心还是难过其实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你伤心了,他并不会难过,你开心了,他也无法体会到你的喜悦,所以他一直以来都比较的冷漠淡薄。

虞凉沉默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我希望你好好的活着,我身边的人也好好的活着,如果郑宜哪里得罪你了,你小小的教训一下,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为什么非要置他于死地呢?”

“我喜欢一劳永逸,如果不直接解决他,他以后肯定会报复回来的,那个时候我还要再打压回去,你不觉得这样很麻烦吗?”

“姬颜,这理论谁同你说的?”虞凉微微有些吃惊?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有这样的心态?

他嗤笑,“你和秦御之不就是这样吗?”

虞凉顿住脚步,“我和秦御之是特殊情况,普通人之间不会这样的。”

姬颜弯唇挑眉露出一个极为讽刺的笑容:“是你太天真了。”

虞凉并不认为姬颜刚才所说的话是完全错误的,虽然她和秦御之确实是像他说的那样,但这毕竟是少数,如果每一个人都像姬颜这么想的话,那这社会岂不是乱了套?

她轻轻叹了口气,她并没有信心说服姬颜,他洗脑比任何人都强,所以说想要说服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是温和的,她并不想去激怒姬颜。

她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么。

虽然姬颜对她与别人相比似乎是很宽容,但这并不能保证姬颜会永远都这么对她,万一哪天他受够了这种生活,他一定会反抗的,而她则会是他第一个想要解决掉的目标。

“那,姬颜,你以后如果再想要对付谁的时候能不能和我先商量一下?”

“不可以!”

“求你了!”虞凉放低自己的姿态,姬颜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和所有的男人一样,只要你好好说,撒撒娇,他基本也就同意了,如果你凶他,威胁他,他可能就会和你杠到底。

他冷眼看她:“你求我也没用,因为你并不信任我,所以我不觉得有告诉你的必要。”。

“换句话说就是:你虞凉是以什么身份来管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