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就说是我干的(1 / 1)

姬颜其实并没有要和她吵架的意思,他只是想要知道虞凉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

在她心里,他重要吗?

他很在意!

因为他的那句话,虞凉一时失语,心里有些委屈,又有些难过,更多的是觉得不值得。

是的呢?

她算什么呀?

她什么都不是?

她会一直站在他这边难道不是因为当初对他的畏惧吗?她会对他好不过就是想利用他的身份而得到庇护吗?

姬家的人对她好不过就是姬颜和她还算聊的来吗?

他们本身就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

无非就是因为利益在一起,然后互相欺骗,互相伪装罢了?

“姬颜,你回去收拾一下,等过几天就回s市吧!”

说完,转身就走了。

他不属于这里,所以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

而她,是被从这里赶出去的,她也并不是很想回到这里?

这个城市总是会让她想起很多不开心的事情,虽然她所有幸福的时日都在这里,但是依旧抵不过这个城市的人带给她的伤害大。

有人说郑宜可能是先下山离开了,所以大家就下山了,各自回家。

于依一直都走在后面,最后分别的时候,虞凉喊住了她,单独和她说了两句话。

“小凉-”她轻声喊了她一声,抬手摸了摸虞凉的额头道:“小凉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没有发烧呀?”

虞凉努力的弯了弯嘴角,尽量使得自己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今天早上起来的又太早了,我没事的。”

“小凉,郑宜他”这件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小凉说,虽然姬颜警告过她不能说出去,但是她依旧觉得姬颜很危险,而他一直都在小凉的身边,万一哪天要是对小凉不利的话,那该怎么办?

虞凉压低声音说:“他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能不能替我保密?”

虽然今天和姬颜闹得不愉快,但是她依旧并不希望姬颜出事?

“小凉!”于依似乎很不解。

虞凉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只能求于依了:“依依,我求你了,你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好吗?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你就说我推他下山的好了。”

她和姬颜不一样,姬颜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都没被怎么样,所以这次的事情他既然敢做,那么他就不怕出事,亦或者说是出力事情,会有人替他解决。

但是按照姬颜这人的性子,如果被他知道了是谁举报或者说是举报他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的花时间来折磨你的。

所以郑宜的这件事情不是不能被公布出来,而是不能从于依的嘴里说出来。

至于她愿意帮姬颜背黑锅这件事,不过就是她拿来变相的要挟于依的,因为她只有这么说,才能让于依打消要去指认姬颜的念头,同时这也是在保护于依她自己。

“小凉?为什么?”于依不解。

虞凉摇了摇头说:“姬颜绝对不是有意的,我了解他。”

虽然说她这是在撒谎,但是只要于依相信了就可以了。。

“依依,我不一样,我根本就没有做过这件事,所以就算警察找我,我也不怕。”还有就是她现在无父无母,这个世界就只剩她一个人了,她也没有其他的亲戚,她无牵无挂的,死了也不会有人想念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