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变相的道歉(1 / 1)

虞凉愣了一会,没反应过来?

他这什么意思?

又想要搞什么幺蛾子?

“姬颜,你想要做什么?”她试图推开他。

“你不喜欢吗?”他不解?

明明就是她自己说喜欢他的脸,喜欢他所有的一切,除了性格的?

他前两天陪于依看电视的时候,电视上就是这么演的?

只要男主角亲亲抱抱举高高,女主角立马就不会生气了?

“喜欢什么呀?”她快要被他给闷死了?有什么好喜欢的?

“姬颜,你快点松开,你这是谋杀!”

他垂眸看着她,看了三秒,好像是觉得自己下手有些重了,那不是怕她不听话反抗嘛?他又不是故意的,见她反抗,他便松了些许,问:“给你抱十分钟算是道歉。”

虞凉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了?

呵呵,你可真有意思啊?

到底是怎么样的脑回路才会想到这种解决方法呢?

“姬颜,你可真不要脸?”是吃定她贪恋他的美色吗?

“你不就喜欢我的脸吗?”他低声笑说,说这话的时候莫名心情愉悦是怎么回事呢?

怕虞凉反悔,他自己主动的伸手将她的双手环在了腰上,但是嘴里却依旧嫌弃:“只准这样抱着,不准摸,知道了吗?”

虞凉翻了个白眼,他脑子有坑吧?

不然为什么总是做一些异于常人的事情呢?

谁要摸?你以为你腰是镶金子了吗?还是镶钻石了呢?

虽然她并不喜欢这样,但是她清楚如果她要是反抗他的话,他一定又要闹,所以干脆就如他的愿,静静的在他身上靠了一会。

他身上穿着一件丝绒的酒红色睡衣,面料很舒服,靠在上面还能闻到淡淡的清香,是她没闻过的味道。

“姬颜,你身上什么味道?哪个牌子的香水?”

淡淡的香味,但是又让人回味无穷,很有特点,很容易让人记住。

姬颜敛眉,双眸深沉似海,缓缓的说:“不是香水,是一种安神香。”

“还有吗?”

“普通人不适合用?”

“为什么?”她不懂。

“我以前睡觉总是做噩梦,睡不好,经常整夜整夜的不睡觉,看了很多医院,都没用,后来就有人给爷爷推荐了这款香,它对人的神经具有麻痹的作用,长期使用会对人的身体有副作用。”

他的语速很慢,就像是在和她将一个故事一般,这似乎根本就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这样的姬颜莫名的就会让他觉得很心疼,不自觉的双手微微收紧。

他小时候一定是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以至于对他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至今都未能痊愈,否则,以姬家这样的家庭,不可能说另外两个孩子好好的,偏偏姬颜不正常。

他又不像秦御之那样是小三的孩子,他是正儿八经姬家的小少爷,本应该光鲜亮丽,万人宠爱的。

“姬颜,那你现在还在使用吗?”其实她觉得姬颜睡眠挺好的,每次都超级能睡,根本就看不出来他哪里睡不着了?

“失眠这个病,我已经好了很多年了,那还是我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我现在偶尔才会睡不着。”

在某些事情上面,他并不会欺骗她,当然也不会告诉她全部??

知道的太多就太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