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你这么小气(1 / 1)

第二天早上,虞凉是被疼醒的,一睁眼就看到某人正在扯她的头发,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可怜兮兮的说:“我饿了,我昨晚就没吃饭。”

虞凉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咕咕’叫了起来,她也很饿呀,她是从中午开始就没吃东西了。

“虞凉,你头发油了,你昨天没洗头吗?”

她本来是要好好关心他一下的,但是所有关怀的话到嘴边都被她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

她为什么要去关怀这么毒舌的一个人呢?

她到底是因为什么没洗头,他自己心里难道一点数都没有吗?

还不是因为你!

她恨恨的从他手里将头发扯了回来,随后随便的绑了一个丸子头,道:“姬颜你还是不说话的时候养眼。”

你一开口,什么幻想都没有了。

他垂着眼说:“死了就不会说话了!”

声音很沙哑,听得虞凉心一沉,停下了去倒水的步伐。重新回到她的身边道歉:“姬颜,对不起。”

床上的人往被窝里面缩了缩,柔柔弱弱的说:“我也不喜欢你说对不起。”

虞凉差一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天道好轮回啊!

“姬颜,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认真和你道歉的,昨天是我态度不好,我不该不听你解释就一个劲的逼问你,还嘲讽你,都是我不好。”

他脖子以下不能动,侧着脑袋看着她,只露出了两只眼睛道:“你好假,是不是运哥让你这么说的呀?”

虞凉立马摇头:“不是,是我自己说的,因为我昨晚想了想,虽然你伤他人性命不对,但是我不应该不问缘由的就质问你。”

其实她应该报警,送你进警局的。(只是想想,根本就舍不得)

她觉得她可以认错道歉都没关系,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

“姬颜,昨天是我的方式不对,我忘记你还生着病了,是我思虑不周。”

姬颜神色复杂:“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他怎么可能会吃她那一套。

虞凉耸了耸肩,她说:“姬颜,这次的事,我们就算了,但是下一次你要是有了任务目标,你先告诉我好吗?”

“你要提前举报我吗?还是说要给他人通风报信呢?”他微微拧眉。

虞凉觉得生病时的姬颜异常的平静和好说话,可能真的向林运说的一样,他也是有可爱的一面的。

虞凉笑了笑说:“我以前不是答应过你要陪你慢慢变好的吗?你想要伤害别人的时候可能只是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告诉我之后,我帮你分析之后,我们在决定要不要去做,偶尔听一下别人的意见不是什么坏事的。”

姬颜:“我没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一直都很冷静。”我就是单纯的想要除掉郑宜而已。

虞凉点头:“是的,你很冷静。”她想了想说:“我的意思是说,我想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样才能更加方便照顾你呀,是吧?”

她觉得自己好难,根本就是鸡同鸭讲,说不通。

她其实只是想要让他变得好些而已,姬颜不是什么没得救的人,他是有理性的。

“你饭都不会做,怎么照顾我?天天请我吃泡面吗?”姬颜小声抱怨。

“我会请保姆的。”她亏待他了吗??

“你这么小气”这话声音很小,不知道虞凉有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