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我有罪(1 / 1)

“不想知道。”虞凉觉得她早就已经不喜欢顾初寒了,应该是在她到s市被楚梦针对的时候就已经渐渐的对他没有了热情了。

所以,顾初寒找女朋友是吗的,她根本就不在乎,爱找不找。

虞凉的反应出乎姬颜的预料,他愣了一下,这题超纲了,她怎么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呢?

真的是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觉得”

姬颜哈准备开口,但是虞凉突然停下脚步意味不明的看着他说:“姬颜,你没有必要来试探我。”

“因为我说的是实话。”说完,意味深长的瞥了他一眼说:“承认喜欢我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这是人类的本能。”

“你胡说!”

他毫不犹豫的反驳。

虞凉耸肩,唇角微勾,一副随你便的模样。

“姬颜,是我胡说还是你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不戳穿你是给你面子,但是你把我当傻子一样看待就是你的错了。

不喜欢她为什么要故意霸占她的房间,睡觉还故意只睡一半,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帮忙在秦御之这件事情上面帮助她。

虽然他做的很隐秘,好像秦御之在包厢里面不能动完全是个意外,而他自己有不在场证明,但是他忽略了贝丹丹,虞凉事后去找过贝丹丹,在她的威逼利诱下,贝丹丹表示她并没有和姬颜一直在一起,中途他离开过,时间还不短,有将近二十分钟左右,所以秦御之的事情绝对是姬颜在帮他。

如果不喜欢的话为什么要将郑宜推下山区,不就是因为郑宜喜欢她,所以他才心里不高兴嘛?

不喜欢她居然会亲她?后面给出的理由也完全说服不了她,以为她智障吗?会相信那么蹩脚的理由,不和你争辩,让着你完全就是为了缓解尴尬,不想将这件事情给戳破。

但是他总是在和她说顾初寒的事情,真的让她觉得很烦。

姬颜没有不高兴,这一点倒是出乎虞凉的意料,他边走边问:“既然你心里清楚,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不知道。”虞凉直言。

“为什么?”他需要她的表态,但是她居然说不知道?这有什么知不知道的?喜欢就喜欢,不喜欢那也必须要喜欢!

“因为无论我的答案是什么,对你而言都不重要不是吗?”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给她选择的余地,所以答案什么的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不可以尝试着接受我吗?”他问这话的时候异常的平静,就像是在问‘今晚吃牛排好吗’一样。

“姬颜,我也需要有人来救赎我,可是你做的到吗?”她心里有问题她自己清楚,每一次做错了事情之后,她都会反思,但是有时候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无论是因为口头争吵将楚梦推下楼,还是将她推进湖让她自生自灭,亦或者是挖秦御之眼睛的时候,她都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但是她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在得知姬颜杀人的时候,她的理智告诉她这是犯罪,不可以,但是她的行为往往就会背道而驰,她只会一味的袒护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