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梁湖(1 / 1)

他家哥哥有洁癖,有点严重的那种,虽然姬颜那小子也有,但是他只是轻微,在他眼里姬颜那根本就不是洁癖,他就是不想别人与他有肢体接触才故意说自己有洁癖的,但是他家哥哥是实实在在的有,小时候没少因为爬他的床而被揍。

“你上去找小颜,去安慰他一下。”姬闻吩咐。

“我不去。”姬涯立马摇头回绝了这个要求:“你把他弄生气了,每次都让我当中间人去调和,然后他就将所有的气都撒在我的身上,然后你们就又和好如初了,全程最倒霉的人都是我,我才不干呢!”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次都是姬闻唱白脸,姬涯唱黑脸,然后姬颜肉眼可见的和姬闻更加的亲近一些。

他现在大了可以反抗姬闻了,他也是个爱弟弟的好哥哥好吗?干嘛老是替姬闻背锅被姬颜误会呢?

他又不傻。

“梁湖送了帖子过来让我们周末去他家喝下午茶,其中给虞凉的帖子也一并送到我们家了。”

姬闻耐心的给姬涯解释。

姬涯是听懂了姬闻话中的意思,这个叫梁湖的人是想要接近虞凉,但是从她那边无法下手,所以才从和她关系很好的小颜下手,这才给他们全家送来了请柬。

“梁湖是谁?”他怎么从来就没听过这个人呢?

“顾初寒的继父。”

姬涯点了点头说:“当初顾初寒的母亲就是因为要和这个男人结婚才和家里闹翻来s市的吧?不就是前两年的事情吗?”

姬闻点了点头,因为顾母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她不想和以前b市的人有任何的牵扯,所以即便她和楚家,姬家都算是熟识,但是却并没有往来,因此小辈们不认识她的新老公很正常。

“她的这个老公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是一个温和有礼,特别有绅士文艺之风的大叔,但是他的底子却并不干净,虽然才华是有些许,但是品行不正入不了大人的眼也是很正常。”

“哥,快点说说有什么八卦?”姬涯拿了一瓶冰镇的可乐坐在沙发腿上,一脸兴奋。

“梁湖早年间家里并不富裕,上大学完全是靠有钱的女朋友养着的,才可以继续他的画家梦,后来在女朋友的资助下就出了国,在国外玩的就比较大了,傍上了一个有钱人的老婆,回国就将女友甩了,后来被有钱人发现他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差点就废了他,最后是有钱人的老婆净身出户才勉强放了他。

回国之后落魄的他总要想办法养活自己的,于是就给很多小孩当家教,教他们画画,其中有很多小女孩,而他的成名作就是一系列的未成年女孩的裸画,因为每幅画都是背面,或者是没有正脸的画,所以家长想要告他都没有证据。“

姬闻喝了口水说:“你可以说这是艺术,但是就梁湖这个人他毫无道德底线而言,这次被他盯上的人很有可能是虞凉,我可不希望虞凉出事,万一小颜因为虞凉要死要活的,那就麻烦了。”。

他家小颜好不容易好一些,他不希望在治疗他的道路上出现任何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