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搞事情啊(1 / 1)

在姬颜的讨好下,姬涯真的是有点飘了但是还不至于失去理智,他将梁湖这个人的品行告诉了姬颜,希望他可以找其他人学习。

而且还将姬闻的担心给他解释了一遍,怕梁湖这个人对虞凉有别的心思。

姬颜笑了笑说:“不会的,有我在,不会让她有事情的,而且她对当模特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兴趣,我问过她了。”

“二哥,天气暖和了,我想出去走走,每天闷在家里太无聊了,反正你和姬闻都在的,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姬涯想想也是,只是去吃了下午茶,能发生什么呀,他们这边这么多人呢?

姬颜三言两语就说服了姬涯,姬涯回头就去劝说姬闻,姬闻表示自己很无奈,最终也只能同意了,大不了多带一些人,盯紧一些。

在姬颜将请柬给虞凉的时候,虞凉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因为虞喻还有顾初寒已经和她说过了,本来她是拒绝的,因为她总觉得这次下午茶就是梁湖想说服她当他的模特而刻意为之,但是耐不住虞喻的邀请,她最终是同意了。

当得知姬颜也收到请柬时她还蛮震惊的,问:“那你去吗?”

要是姬颜不去,她就有借口不去了。

姬颜面露难色说:“姬闻非让我去,说是让我向梁湖请教一下画画的技巧,我就说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也不去。”

虞凉一时犯了难,她知道姬闻这么做是想让姬颜尽量融入大家,她要是不去的话,那姬颜肯定就不去了,这样姬闻可能会觉得她故意带着姬颜不配合治疗?

想了想,她还是同意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林运一直不懂姬颜的这个操作,按照他的性子不是应该拒绝虞凉和任何人相处的吗?这次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反常的事情?

“小颜,为什么?”

姬颜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车窗,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

他慢条斯理的说:“她怕我,怕我会将她带入一个万劫不复饿境地,怕我会让她成为一个孤独的遗弃者,可是我必须要让她知道,她本来就是一个被遗弃者,她那些所谓的友谊,所谓的可以信任的人只不过是想利用她,在她发生危险的时候不仅不会帮助她,反而是推她入深渊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坚定不移的站在她的身后,只有我值得依托。”

林运有些担心,内心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他不想姬颜做以后会让他后悔的事情,虞凉没那么蠢,迄今为止,姬颜的那些小动作,虞凉没有哪一件是不知情的,她只是不想计较而已,其实主要是姬颜的那些小打小闹没有伤害到虞凉的利益。

他可不认为如果姬颜真的做了威胁她生命的事情,虞凉还可以每次都让步。

“小颜,不可以”

姬颜笑了笑,无比的纯良:“没事的,我怎么会伤害她呢?”

他只是想要告诉她,这个社会很可怕,那些她认为值得去交往的朋友其实很恶心,比如说‘顾初寒’比如说‘虞喻’有些人即便是真的傻白甜,但是不代表她就不会伤害他人。

在他眼里傻白甜就是蠢货,而蠢货往往是杀人于无形的,事后你都找不到理由去责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