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卖什么萌(1 / 1)

周末早上,姬颜早早的就去了虞凉那边,他不打算和姬闻他们一起去。

虞凉本来在家睡午觉的,没想到他这么早就来了。

“才12点,我刚吃完午饭,你现在就想去了吗?”其实她这么问无非就是想要从姬颜的口中听到说:我根本就不想去,也不想你去。

姬颜睨了她一眼,她满脸写着抗拒,他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主动忽略掉而已,除此之外还要故意说上两句风凉话:“虞凉,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就不要去好了,反正又没人逼你去,你没有必要因为不好意思拒绝顾初寒他们而逼迫自己去赴他继父的约。”

说完还要继续讽刺她说:“虞凉,你不会心里还对顾初寒抱有什么幻想吧?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你要是还继续执迷不悟,你就是小三”

虞凉站在门边,没有要关门的意思,冷漠的看着姬颜道:“姬颜,你给我滚出去。”

她声音不大,从表面看,情绪很稳定,但是被她揉皱的一角无形中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姬颜微微眯眼,懒懒散散的躺在沙发上,并不去理会她。

她不懂姬颜为什么要和她说这样的话,她以为上次自己已经将话都说的很清楚明白了。

“姬颜,我们既然根本就不是一路人,那么我觉得以后还是不要有过多的牵扯比较好。”

“你什么意思?你想和我断绝来往?”他微微挑眉看向她。

虞凉无视他,去倒了杯水说:“不想认识你这样的神经病。”

“你说了不算,你凭什么单方面?”

虞凉打断他的话:“你想说什么?凭什么单方面甩掉你是吗?”她冷笑,“没有什么凭什么?就想甩掉你,因为这样我高兴,你满意了吗?”

不就是互相放狠话吗?谁不会?

姬颜脸色有一瞬间的不好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虞凉看到他凝固在嘴角的笑容,心里莫名的有几分舒坦。

姬颜这个人自负惯了,仗着大家都宠着他,说话向来就肆无忌惮,他们有需要用到姬家的地方才会对他一再的忍让,如果没有姬家的话,姬颜的生活真的会如此的顺遂吗?

她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她当年难道不够风光和潇洒的吗?

她全盛时期,秦御之这种等级的她根本就没放眼里,可是一旦父母出事以后,别说是秦御之了,就是贝丹丹这种和她压根就没有任何过节的人都敢来踩她一脚。

姬颜嘴角挂起淡淡的笑容:“你开心就好。”

虞凉劝诫说:“姬颜,你明知道大家都是看在你家里人的面子上才一再的忍让你,你以后可不可以稍微温和一些,说话的时候一定需要夹枪带棒的吗?”

“嗯?”姬颜似乎并没有听懂她说什么东西,好奇的歪了一下脑袋,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

她是在说自己狐假虎威,还是说自己就是一只寄生虫,只会依靠家里的权势呢?

靠家里不好吗?

他以前也觉得靠家人不好,但是是姬闻求着要自己靠他的,难道说是姬闻在骗自己吗??

虞凉拿了沙发上的一个小玩偶朝他扔了过去:“你歪什么脑袋,卖什么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