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吐了(1 / 1)

他侧了侧身子躲开了虞凉的攻击,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看起来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问:“可爱吗?”

虞凉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可爱死了。”

你要是性格也这么可爱就好了。

他脸上始终挂着暖洋洋的笑容,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氛围立马就变得温馨了些许。

刚才那些话是他故意说给她听的,他希望她可以顺利的去往梁湖家但是又必须让她知道是她自己想去,是顾初寒和虞喻让她去的,这件事情和他可没有半点关系。

两人斗嘴归斗嘴,但是有些事情姬颜还是要和她说清楚的。

上次两人吵架的时候,她将她的匕首扔给了他,今天他将它给带了回来,重新还给了虞凉,说,“这个你随身带着,防身。”

虞凉将匕首收了起来,自从和姬颜经常在一起之后,她身边还算安全,也没人惹她,就连楚梦最近都没来找她的麻烦。

听说她好像因为知道顾初寒交了女朋友之后在家里大闹了一场,最后被楚萧给禁足了,就连学校都没去。

“虞凉,待会遇见梁湖之后,你记得要离他远一些。”姬颜假装关心的叮嘱。

虞凉有些不解:“怎么了?”

于是姬颜就将姬涯和他说的那些事情经过自己的加工,真假参半的和虞凉说了一遍,省去了梁湖是因为画女孩的裸体而出名的这件事情,只是说了他的私生活很乱。

这些八卦虞凉是第一次听说,没想到梁湖表面道貌岸然,居然是靠做小三上位的。

“那顾初寒的父亲呢?”虞凉问。

如果说顾初寒的母亲婚内出轨,那他的父亲呢?为什么顾初寒一直都跟着母亲生活呢?

“他父亲死了,还有关于他的事情你自己去问他好了,我不想说。”

“哼,说的好像我很想知道一样,明明就是你自己要说给我听的。”最讨厌这种说话只说一半的。

“反正你离他们远一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冷哼。

“比你还坏吗?”虞凉笑问?

姬颜冷哼,随后就转过头不再理会她了。

虞凉睨了他一眼,给他剥了一个芥末口味的糖(她肯定不会承认说自己本来想买抹茶口味的糖,看到绿色的包装就直接拿了,回家后才发现是芥末口味的,花了钱买的不能扔,就只能‘便宜’姬颜了。

“干嘛呀,你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她将糖递到他嘴边,“你说我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这话会不会让我听了不舒服呀?”

“哼!”虽然还是一脸的不情愿,但是脑袋还是很听话的凑过来,张嘴将糖含了进去。

虞凉一脸幸灾乐祸的跑开,果然没几秒钟就看到姬颜向来完美的表情管理崩坏了,双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双眸微眯,本来还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的,现在急的四处找拖鞋,但是因为太急了,脚下一用力,拖鞋被他踢的有点远。

实在是受不了嘴里那个味了,他直接赤着脚奔向了垃圾桶,随后开始干呕。。

虞凉一开始只是抱着想看他出丑的心态,没想到他后面吐的是越来越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