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以后可以帮衬我一下吗(1 / 1)

“什么善良,虞凉她当初杀人的时候怎么不见她善良啊?她就是一只披着兔子外皮的狼!”

楚梦恨恨的看着虞凉。

虞凉愣了一下,楚梦是疯了吗?在瞎说八道些什么呀?

姬涯忙解释说:“楚梦,虞凉妹妹那是自我防卫,她根本就没有杀人,你别在这里信口雌黄。”

姬闻上前一步,向来温和的双眸此时满含警告,“楚梦,如果你非要纠结于这件事情的话,我不介意让我的律师来和你沟通。”

“你帮她无非是因为姬颜!”楚梦怒吼了一句,她被联合欺负了。

如果是别人那也就算了,但是姬闻的态度就代表了姬家的态度,他向来是不会轻易的做任何的决定的,为什么连他也这么维护虞凉?

难道虞凉对姬颜就这么重要吗?

姬闻沉吟片刻说:“你应该庆幸现在和你说话的是我,你说,如果现在你面前的是小颜的话,你还敢说刚才的那些话吗?”

“你威胁我?”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姬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如果你对我的话不满意的话,我可以命人将小颜喊过来。”

楚梦根本就不敢真的去招惹姬颜,只能沉默。

明明一开始事情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渐渐的整个事件就脱离了她的掌控呢?

虞凉现在已经没那么生气了,看着楚梦也只是淡淡的说:“楚梦说的没错,如果是我欺负了虞喻的话,那这个时候她就不是在抹眼泪了,你们也不会有机会在这里质疑我,你们应该做的是给她打120或者说是联系殡仪馆准备后事了!”

她语气很是自然和平淡,但是在场的人不免深吸一口气,多看了她两眼,就连顾初寒和虞喻都投来了不可置信的目光,只有楚梦面色平静。

“虞凉,所以你的意思是承认了那次将我推进了湖里是你做的了。”

楚梦似乎抓住了什么重点。

虞凉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楚梦你要是继续胡说八道的话,姬闻哥哥真的会找律师和你谈谈的哦!”

她怎么可能承认?

开什么玩笑?

她看起来真的很蠢吗?

“你”

楚梦只能自认倒霉。

“虞凉没有对我做什么,都是误会而已”

这个时候虞喻才开口,她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刚才虞凉看她的那个眼神真的是太可怕了,她不想在这里再待下去了,她要回家。

“呵呵,你早干嘛去了,现在说这种话,你是什么意思?”姬涯不耐烦的看了虞喻一眼,满眼的不喜,随后跟在姬闻和虞凉的身后离开了。

剩下的烂摊子就是梁湖的事情了。

回家的途中,虞凉和姬闻坐在后座,姬涯坐在副驾,姬闻忽然问:“虞凉,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我?”

虞凉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在脑子里面细细的品了品这句话,依旧美能揣摩出他想要说什么?

“没有。”反正否定他的这句话肯定是不会出错的。

“如果以后我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可不可以也稍稍帮我一下?”

他声音不大,有些疲惫,虞凉侧头看了看他问:“是因为姬颜吗?”

他摇了摇头:“不是,姬颜如果有事情那应该是他自己求你,而我刚才说的事情是我个人的请求。”。

“尽量!”虞凉也不敢将话给讲死了,万一以后他们站在了对立面,或者说她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过这个承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