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不知道起什么标题(1 / 1)

姬颜听从梁湖的安排,去客房休息了,而虞凉则继续扮演模特的身份。

刚才姬颜的意思是说梁湖在家里故意用药了,这种药可以制成香,轻微的可以助眠,姬颜小时候就有用过,虽然现在不怎么用了,但是如果失眠的话,他还是会找出来用。

但是由于他本身体弱加上对这个香有一定的依赖性,所以他闻到了之后不会警觉,其次就是更加容易入眠。

姬颜说,他每天晚上睡眠很正常,他不熬夜,也不失眠,每天也都有睡午觉,所以正常情况下的话,他不应该总是这么轻易的就睡着,而且还是在外面毫无预兆,随时随地的就能睡着,他觉得前几次梁湖也用了药。

而虞凉向来抵抗力就很好,轻微的药对她是没有效果的,就像以前和姬颜在一起也是一样,他能睡着而对于她而言也只是觉得他是不是用了香水?

今天很明显梁湖就加大了药的剂量

现在她要搞清楚的是梁湖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还是更加偏向于梁湖想要从姬颜身上获取一些东西,因为她似乎对这个要不过敏,但是如果对姬颜做了什么,难道不怕姬闻会报复他吗?

“梁先生,这是最后一次了可以吗?接下来我有别的安排,可能没有时间来当你的模特了。”

虞凉试探性的开口询问。

虽然她觉得她和姬颜的猜测不一定准确,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快点结束的比较好。

结束之后,她便再也不想和梁湖,虞喻,顾初寒有任何的牵扯了。

“啊?是吗?”梁湖一脸的震惊,眼中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并没有立马答应虞凉而是问:“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吗?”

虞凉点头:“是的。”

“能说说看是什么事情吗?我想看看有什么地方能帮的上忙?”

“没什么,我们自己应该可以搞定的。”

虞凉拒绝。

梁湖到也没有过多的挽留,只是象征性的说了一些场面话,虞凉也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她还是很担心姬颜,画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模样,正好又佣人进来递茶水,虞凉就提出了她想要去看一下姬颜,梁湖并没有阻止,虞凉跟在佣人的身后去客房看了姬颜。

姬颜确实在沉睡中,她不想让他失去意识,于是强制性的将他弄醒问:“姬颜,你还好吗?”

摸了一下额头,没有发烧。

“嗯还好就是有点困”

他有些含糊不清的回答。

看他精神不济的模样,虞凉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我们先回去好吗?回家你可以安安心心的睡觉。”

他眨眼的速度明显的变得很缓慢,就连语速也慢了很多:“不用了,你们先去画吧,画完了之后,我们就再也不用来这里了。”

在他的一再坚持之下,虞凉还是决定先画完再说,大不了隔半小时就来看他一次。回到画室,喝了口水,吃了点东西,稍微休息了一会

等了一会梁湖还没有来,她便也觉得有些困了,找了佣人,佣人说梁湖正在和叶卉(顾初寒的母亲)在通电话,让她稍微等一会。。

于是,虞凉便让佣人给她打开了姬颜旁边的房间,她先进去休息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