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1 / 1)

他发了疯似的随手拿到什么东西就朝虞凉砸去,她捂着脑袋背对着她,尽量保护好自己的重要器官。

梁湖眼见手边轻巧的东西都被他给扔完了,看到摆放在卫生间旁边的等人高的穿衣镜,小跑了两步,搬起镜子就往虞凉的脑袋上砸去。

她身上的气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跑的也没有梁湖快,被他砸了个正着,镜子被砸的四分五裂从她身上掉落,露在外面的皮肤也被划伤,就连她一直保护好的脸也不能幸免,和上次一样,有温热的液体带着腥味缓缓的滑向她的嘴角。

轻轻的添了添,有点甜

梁湖上前在她小腿上踢了一脚,虞凉没站稳,重新趴了下去,他一把抓住她的长发,迫使她脑袋高高的扬起,冷笑:“你不是挺厉害的吗?你不是想要杀我的吗?来呀!”

梁湖的笑声弥漫在空中,异常的渗人。

他伸手握住她的下巴,微微收紧,双手似是在发抖,看到狼狈又残败的她,莫名就觉得很兴奋。

看着鲜红的血液不断的从她额头上往下滑落,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渐渐的靠近她,想要将白皙小巧的脸上的鲜血一口一口的舔掉。

虞凉没有反抗,在他靠近的瞬间,将刀插入他的心脏。

“啪”

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空中响了一下,梁湖垂眸看向断裂在自己胸口的刀,无声的笑了笑。

笑容在他脸上渐渐的加大变得越来越扭曲。

一把薅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往地上砸,“你个贱人,原来你是真的想要杀我呀!”

“哈哈哈!”他肆无忌惮的大笑,“没想到吧,我在胸前的口袋里面放了块玉?”

地上满是刚被摔碎的镜子,她整个人被他砸向地面,后背在地上摩擦,碎片生生的划花她的肌肤。

梁湖双眼泛光,开始重新撕扯她的衣服,虞凉随手抓起地上的碎片无差别的攻击他的任何一处,镜片深深的划进她的手掌,她都毫无所知

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姬颜踹门进来看到的一幕就是虞凉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梁湖则是跪在她的身旁,一手扯着她的头发,一边想要继续殴打她。

他愣了一下,随后上前一脚将梁湖踢开,梁湖被踢来了个正着,捂着胸口趴在地上久久爬不起来。

这次撞击的力度比刚才虞凉踢的那一脚重多了。

压在身上的人没了,她忽然就觉得如释重负,大口的喘着气,看向身边的人,伸了伸手,喊了一声:“姬颜!”

姬颜握住她的手,将她半搂在怀里,心里有点失落,有点愧疚,他这么做对吗?

其实鲜血糊了她一脸,她根本就看不清身边的人,只是他身上的味道她是不会忘记的。

她其实一直都挺排斥他的拥抱的,但是唯独这次没有反抗,而是乖乖的趴在他的怀里,倚靠在他的身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她能感受到他浑身的颤抖,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也是能想象他现在脸一定很臭,很阴沉的吧。

吃力的抬起一只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尽量用清晰的声音和他说:“姬颜,报警好吗?”。

她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但是她不希望他做什么毁三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