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他该死(1 / 1)

“他该死。”

“他不可以死在这里。”

虞凉不允许梁湖就这么轻易的死去,那样太便宜他了。

梁湖吃力的爬起来,听到他们两人在谈论他的死活,蓦地一股怒气而生,两个小兔崽子凭什么就觉得能把他给怎么样?

拿起茶几上的水果盘就想要砸向姬颜,只是刚做完举起盘子的这个动作,,就听到一声枪响,随后便是玻璃盘子落地的声音以及梁湖的尖叫嘶吼声,他捂着被枪击对穿的手腕,疼的在地上打滚。

“姬颜,你开枪了?”虞凉双手本身就糊满了鲜血,这时在脸上一揉,更加的看不清眼前发生了什么?

他将她抱起,淡淡的说了一句:“不是我,是姬闻。”

“先去医院吧,这里我来处理。”

在经过姬闻的时候,他交代了一句,虞凉听清楚了,确实是姬闻的声音。

那这样梁湖是死是活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只要不是姬颜杀的人,什么都无碍。

“姬颜,我破相了没有啊?”她全身都火辣辣的疼,脸上也是。

就算是在车上,姬颜也并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

“破了最好。”让你一天到晚想着要坐拥后宫佳丽三千,破相了就没人要你,你只能选择我。

“你就是嫉妒我的美貌,你说实话,你心里是不是在窃喜。”

她其实伤口很疼,就连说话,嘴角都被扯的生疼。

但是她想要通过一直和他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来缓解他的情绪。

他在颤抖,他说过他喜欢她,所以她知道他现在一定非常的生气。

梁湖该死,但是他不能死在姬颜手里。

“是啊,在窃喜,你变成了丑八怪,以后就没人要你了。”他手指习惯性的握住她的脖子,拇指在她动脉处轻轻的摩挲,按压。

“姬颜,你的手好凉。”她有些不耐的动了动:“你松一点,我疼!”

“你差一点就没了!”他低语了一句,虞凉没有听清,但是感受到他松了一些,有些坚持不住的昏睡了过去。

她再次醒来是被疼醒的,房间里面很暖和,胸被压的有点疼,缓缓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能看见了,此时,她正趴在病床上,动了一下手,很疼,有些麻,空气中弥漫着很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

冰凉的手指按住她想动的身体,从背上传来一股凉意,她这才发现她的衣服似乎是被从后背上剪开了。

“别动,我在清洗伤口。”

是她很熟悉的声音,但是莫名的全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阵冷意凭空袭来,是姬颜!

她曾经幻想过姬颜是如何杀死卫海的,也许也是这样,不能动弹的卫海躺在桌子上,而姬颜拿着手术刀缓缓的一刀一刀的将他剐了

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虽然她口口声声的说不害怕死亡,不爬姬颜,但是当自己也想象中的画面重合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害怕。

“姬姬颜那个我我觉得活着挺好的!”

“是吗?”身后响起不轻不重的回答。

她打了个冷战,他刚才的语气不似平时的戏谑,而是多了一份不耐和敷衍。。

想到他在车上又掐了她的脖子,他好像好久没做这个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