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喜欢吗(1 / 1)

“既然活着挺好,在我和你说了梁湖是什么人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去给他当模特。”

他语速很慢,手上的动作也很慢,棉球轻轻的从背上划过,虞凉心崩成了一条线,在他清洗伤口的时候,她疼的又重新无力的趴在了病床上。

她敢保证,姬颜一定是故意的。

见她将脑袋埋进了枕头里面,准备逃避他的问话时,他伸手卡住她的脖子,将她的脑袋微微往上拎了拎。

“姬颜!”

她愤愤不平的吼了一声,她不敢动,怕走光,只能这么躺着。

“脸上的伤还没处理,你将脑袋埋进去算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你只有脖子处没有受伤,只能拎你的脖子了。”

虞凉沉默不说话,太疼了,疼的说不出话。

“你当时要是拒绝了,怎么会有今天的事?”见她疼的皱眉,他也没有丝毫心软,现在的状况不就是他所希望见到的吗?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不就是想要逃脱我的控制吗?”他将手里的棉球扔掉,换上了棉棒在她后脖颈处用力的戳了戳,“你摸着你的良心说,我什么时候伤害过你,我控制你了吗?我是不给你吃还是不给你喝了,还是禁你的足了?明明就是你自己把我关起来的!”

面对他的控诉,虞凉小声的嘀咕:“你什么时候给我吃给我喝了?明明就是一直在吃我的喝我的。”

还有,上次不就是迫于无奈关了他一下吗?怎么就这么小心眼一直记到现在?

再说了,虽然他没有特别明显的做出想要控制她的行为,但是每次只要自己想法和他不一样的时候,他就开始作,然后每次都是她妥协,这种变相的改变她原来的想法,难道不算是控制吗?

“什么?你声音大点?”他手里的棉棒轻轻的从她的伤口上划过,疼的虞凉打了个激灵。

“嘶!”

姬颜这货肯定是故意的。

“你以为他们是什么好人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会管你,还有谁在乎你的死活?”

她再次沉默,似乎被他说中了呢?

她原本以为的都是错误的,她以为顾初寒是个温和善良又阳光,可以拯救她的人,结果并不是,想要利用起她的时候真的是一点也不手软。

虞喻,刚见面的时候明明就很谈得来,可是因为一个并不相熟的人的三言两语的挑拨就觉得她伤害了她的利益,就联合顾初寒一起将她推入了火坑。

其实这些人和当初h市对自己见死不救的人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反倒是姬颜,一个和她三观不合,甚至在她看来有些反社会,反人类的倒是帮了自己好几次。

被楚梦陷害那次,还有今天这次,这两次是危及生命的,平时还有一些小事,她就不列举了

“姬颜,你会一直都这样好吗?”

“我好吗?”

他好吗?她不是一直都挺想自给自足,摆脱他的吗?

她艰难的摇了摇头,不能说好,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能说,“我觉得其实对我还不错。”

“喜欢吗?”

她继续摇头。

“为什么?”。

“你无形中给人的压力太大了,我怕有一天我会承受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