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他爸是被气死的(1 / 1)

说实话,虞凉还从来就没遇到过这样的阵仗,被吓的愣了三秒,开口说:“还好你反应快,不然刚才她的爪子就挠到我的脸上来了。”

见她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姬颜也只是笑了笑说:“所以,关于我说的你只有我这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

他一副你看:我不只是说说而已,我随时都可以用行动去证明给你看的。

虞凉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摸着脸说:“你看,她的指甲好长呀,要是挠到了我的脸,我是不是要毁容了。”

她的额头上本来就包着纱布,脸上贴着创口贴,被刚才发了疯的女人挠一下,说不定真的会毁容的。

“我会请最好的律师帮你告她的,往死里告。”姬颜轻飘飘的说着,目光晦涩不明的看向顾初寒。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有时候被针对的就不是她母亲一个人了,而是整个叶家,这点顾初寒很清楚,姬颜这个人疯起来,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

只是,这次姬颜的行为让他觉得很疑惑,他全程都异常的淡定和理智,只是踢了梁湖一脚,连枪都是姬闻开的,这点让他很意外,这不是姬颜的风格,他害怕他还有后招等着他。

顾初寒死死的抱住自己的母亲,捂住了她的嘴,尽量不让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出来。

虞凉小声的嘀咕说:“我长得像狐狸精吗?我哪里像了?我明明就长得很仙女不是吗?”

姬颜附和说,“确实不妖艳,担不起狐狸精这三个字。”

她素着的一张小脸,面色还有些苍白,看着还试图扑向她的那个疯女人说:“她骂我狐狸精,是不是侧面说明了其实我长相还是很优秀的?”

姬颜垂眸撇了她一眼,点头附和:“嗯,是挺好看的。”就是比我差点。

“你不要脸!”叶卉听完之后大吼。

虞凉也不理会她,倒是姬颜给她解释说:“那个疯女人叫叶卉,是顾初寒的母亲。”

“他爸呢?姓顾吗?”虞凉一直以为顾初寒是和其母亲姓的,第一次知道他妈是姓叶。

姬颜嘴角的笑意晕染开,有些恶劣的看着顾初寒和叶卉说:“他母亲因为出轨梁湖,顾叔叔被气死了,然后给了顾初寒一个选择,在顾家和叶家他只能选一个,然后他放不下他母亲,选了叶家,最后就被顾家给赶出来了。”

虞凉眨了眨眼,哇喔?这是什么狗血事件啊?怎么以前没人给她科普呢?

“姬颜!”顾初寒出声阻止。

“你激动什么?自己做了什么还不让人说呀?”姬颜似是有很大的不满。

虞凉拽了下他的手,说:“那你偷偷的告诉我?”

他扬了扬下巴,朝顾初寒挑眉,“好。”

两人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叶卉依旧一副想要上前撕碎虞凉的模样,但是还好被顾初寒紧紧的禁锢住。

“对不起,虞凉!”

虞凉驻足,回头睨了他一眼,笑了笑说,“没关系,不过-我相信你也一定会下地狱的不是么?”

真恶心,现在说什么对不起?早干嘛去了??

顾初寒抿唇,没有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