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她难道就该死吗(1 / 1)

“还有更加恶心的事情呢?你想不想知道?”姬颜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

“你这么兴奋做什么?”总觉得他是在幸灾乐祸。

“你不想听吗?”

“那你说来听听。”

因为现在大家都很忙,暂时没有人来管他们,让他们先在边上坐一会。

顾初寒和叶卉就坐在他们的对面,姬颜也是故意恶心他们,才在这个时候和她谈论这件事情。

“你觉得这件事情是谁预谋的?”姬颜问。

虞凉没有直接回答,但是眼神看向了顾初寒,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姬颜,你别随口诬赖人,这种陷害别人的事情,你从小到大做的还少吗?明明就是你自己做的赖到我家初寒身上做什么?”叶卉忿忿不平的起身,想要起身过来,但是被顾初寒给按住了。

对姬颜她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他长了一张很容易让人信任的脸,所以每次胡说八道的时候,别人都很容易去相信他。

顾初寒没有反驳,在虞凉心里,姬颜就是没有说谎的。

“叶卉每天都很忙,忙着赚钱,忙着和叶家的其他人争家产,对梁湖自然是管不到那么多的,而梁湖这个人,生性风流,思想龌蹉,没有道德下线,背着她在外面没有少玩。”

“你胡说。”叶卉开口反驳。

姬颜笑了笑说:“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问顾初寒啊,他就在你身边,问啊!”

叶卉看着顾初寒,他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叶阿姨,你向来就是恋爱脑,这一点,顾初寒很清楚,他知道,如果他和你说了梁湖的事情,在他和梁湖之间,你肯定还是会选择相信梁湖,所以他背着你谋划了这次的事件。”

虞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莫名的就觉得有些发凉,她能猜到顾初寒想要做什么但是没想到他居然是想要利用牺牲她来唤醒他的母亲?

她难道就不是生命吗?

她就这么该死吗?

“不会的。”叶卉摇了摇身旁的顾初寒,“初寒,姬颜在胡说是吗?这事不是你做的对吗?”

“妈,梁湖真的不是什么好人,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找人起草好了,就在你的办公桌上,有时间你还是在看一看哪里有需要改的地方吧?”

顾初寒的态度无疑是给叶卉迎头一击,她垂着脑袋默默的一直在重复:“为什么?为什么?他对你不好吗?你不是和他相处的很愉快的吗?”

姬颜冷笑:“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又蠢又难讲话。”

“就连现在摆在你面前的事实,你都选择不相信,还一味的指责受害者,你觉得好好和你商量这件事情,你会同意吗?”

叶卉被姬颜骂了之后狠狠的剜了虞凉一眼,姬颜安慰说:“不用理她,她就是嫉妒你。”

“我嫉妒她?我嫉妒她什么?”叶卉似是发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比你年轻漂亮,梁湖就喜欢这样的。”

“你胡说!”她猛的站起身。

“既然是我胡说,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虞凉见叶卉脸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便附在姬颜的耳边小声说:“要不,待会我们私聊吧,你看她被你气成这样,万一待被你气晕过去就不好了。”。

“谁让她骂你的,气死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