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她勾引我(1 / 1)

问:能详细说说吗?

姬颜:每次在画画的时候,现场都会有很好闻的味道,但是我们也不知道香味是从何而来,而且那段时间我非常容易困。

叶卉:你自己身体不好就别赖别人,我已经去第一医院问过了,那段时间,你经常进医院,明明就是你自己的问题。

说完,她就将一叠报告递给了警员。

双手被拷着的梁湖心虚的垂着脑袋,他确实在香味上做手脚了,不过那只是为了迷惑大家的而已,其实根本就没什么?

警员检查了一遍那个报告,随手放在了一旁说:根据我们现场的调查,你们所进食的食物被人做了手脚。

梁湖背脊一凉。

姬颜和虞凉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讶。

因为每次姬颜在梁湖家都会吃东西,吃完了过一会他就昏昏欲睡,但是并没有出现不清醒的状态,而她则是向来就不进食,上次,她不过就是稍微喝了一些水,所以说梁湖前面弄的香味什么的都不过是在转移视线,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对食物放松警惕。

警员说:我们在食物里面检测出了会使人疲软无力的药物,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你们应该是因此才会昏睡过去的。

“不可能!”梁湖突然出声。

众人都看向了他,他看着众人似乎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忙狡辩说:我没有下药,根本就不是我。

他不是没有下药,他下的药明明就是类似于cy,根本就不是什么至人昏迷的药,所以说他的药是被人换了的,难怪虞凉中途会醒过来还反过来攻击他?

姬闻:“就算药不是你下的,但是你对她实行了猥亵,这种是事实吧?”

梁湖:“没有,是她勾引我的。”

虞凉翻了个白眼,“你是觉得我瞎吗?我图什么呀?”

叶卉替梁湖打抱不平说:“像你这种普通人家的年轻女孩子都想通过当有钱人的情人,以此来获取钱财和社会地位,因为你清楚的知道,只要讨好了梁湖,你以后在s市便有了一席之地。”

警员问:“请详细解释一下这件事?”

叶卉说:“我老公是个画家,他最近打算画一系列的画,而找了虞凉做模特,凭我老公在圈子里的地位,这系列画一面世,绝对会掀起不小的话题,而作为画中的主要人物肯定也会随之而走红,我怀疑虞凉是故意接近我丈夫,想要从我们身上获取钱财和地位,于是便陷害了我先生。”

虞凉和姬颜以及顾初寒都震惊了,这怎么变成了另外一个故事,就连一向镇静的姬闻,面部都微不可察的抽搐了一下。

梁湖觉得是看到了希望,于是便立马附和说:“是的,就是这样的,我是无辜的,是那个小丫头片子在陷害我。”。

虞凉震惊过后,恢复了理智,对警员说:“我叫虞凉,是h市人士,其实我家在老家也不是什么籍籍无名的人,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我,但是在h市的精英以及上流阶层,大部分都知道我,虽然现在虞氏表面上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了,但是毕竟我还有大把的股份在那边,还有我的房产,若将这些抵现,保守估计,我身价应该比你们两人都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