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1 / 1)

虞凉不急不缓的娓娓道来,“所以说,我不认同叶卉女士刚才所说的话,我根本就不需要通过他们而进入什么阶层。”

虽然现在公司股份在她未成年之前,所有的盈利不会直接到她手里,但是还是会被安排进当初爸爸给她建立的基金里面,等她成年以后就能取出来了。

尽管现在她看起来有点像个穷鬼,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出卖自己。

梁湖愣了愣:“你胡说。”

虞凉耸肩:“警察同志,至于我是不是胡说,你稍微打听一下就可以了。”

就算现在什么也不是了,但面子还是要的,气势不能输。

“我没有对她做什么?明明就是她先攻击我的,她有刀。”梁湖继续狡辩。

姬闻将一段视屏交给了警员说:“这个是在那间房间里面发现的,很有可能是他偷拍了以备以后来威胁虞凉的。”

虞凉朝姬颜眨了眨眼,还有视屏?她怎么不知道?

姬颜摇了摇头,随后在她腿上掐了一下,疼的她泪水憋不住的往外涌,“警察叔叔,呜呜呜怎么办?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心肠如此歹毒的人明明-明明一开始他们全家人都求着我去帮忙,我本来一直都是拒绝的,随后真的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这才同意的呜呜呜”

她小声的抽泣着:“没想到,没想到他们居然一家人联合起来坑我,如今还要倒打一耙,我我”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姬颜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前,顺便拍了拍背,怕她没有眼泪出来而被人拆穿。

“她胡说,我们没有”叶卉跳起脚来。

“真不要脸,你们一家人联合起来欺负一个未成年女孩。”姬颜反驳。

“警察同志,我们尊重事实,你们依法办理即可,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地方,我们义不容辞。”顾初寒按住叶卉,不让她说话。

“你这是要放弃梁湖了吗?顾初寒,你心可真狠啊?刚刚不是还在污蔑虞凉的吗?”姬颜这小嘴吧嗒吧嗒的挺会说的,在虞凉心里,姬颜的人设早就崩的连渣都不剩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既然犯了法,那就是要接受惩罚的,我们是不会包庇他的。”对于姬颜的嘲讽,顾初寒完全就是无动于衷,他知道当下应该做什么。

虽然他从来也没想过要伤害虞凉,但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虞凉愿意继续做朋友,他一定会好好的补偿,如果她自己过不去那道坎的话,他以后也不会再去打扰她。

毕竟,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妈妈和梁湖分开,本来只是想让母亲发现梁湖喜好未成年而已,只是想要让妈妈看清楚梁湖的为人而已,但是如今阴差阳错的将梁湖搞进了监狱,对他而言,这样再好不过了。

无论如何,他的目的达到了。

虞凉和姬颜他们一起走的,梁湖这次是跑不掉的。

“虞凉,等一下。”在门口,顾初寒还是叫住了虞凉。

虞凉停下脚步看着他。

“对不起。”

“嗯。”

原谅她不是一个能说出‘没关系’这种话的人。

“可以原谅我吗?”。

虞凉弯了弯嘴角说:“不可能呢!还有,我不想再看到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