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1 / 1)

车上

顾初寒给叶卉递了张纸巾,声音难得的冷漠:“妈,这几天找个时间让梁湖将离婚协议签了。”

“不可以。”叶卉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了,见顾初寒冷着脸不说话,语气便稍微缓和了一些。

“初寒,你真的不救他吗?你是不是?”虽然她不想和梁湖离婚,但是在梁湖和顾初寒之间,她还是会选择顾初寒的。

“妈,梁湖没几天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和他撇清关系。”

“你什么意思?”叶卉再次激动起来。

“他不应该对虞凉生出那种心思的。”

“可是”

叶卉试图再说什么,但是被顾初寒阻止了,“妈,这件事就这样吧,你和梁湖离婚之后,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没有必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叶卉愣了愣,随后才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

顾初寒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妈,我要回b市了,你要一起吗?”

叶卉并不是什么不识大体的人,否则她也不会一个人带着儿子在h市生活。

“是去叶家还是顾家?”

“顾家。”那是他父亲的家,以前他没有实力,但现在他长大了,他要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好。”

虞凉跟着姬颜他们回了家,一路上到也是没有说什么。

大家一直都对她挺好的。

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没有去上课,后来还是季子瑜问她说他们班要出去旅游,就下个周末,想和她商量一下,到时候她们住一起。

虞凉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姬颜还是需要正常上课的,但是姬颜根本就没和她提起过这件事。

晚上,吃完饭以后,虞凉说想出去散步,姬闻也没有阻止,难得的没让人跟着,就他们两人在别墅区走了走。

“梁湖死了,自杀。”

虞凉点了点头,梁湖会死是必然的结果,没什么好值得惊讶的。

“你怎么没反应?”由于她没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姬颜似乎不是很满意。

虞凉以为他是来邀宠的,便开启了一系列花式吹捧,“我有反应的啊,只是太过激动了,一时没表现出来,怕吓到你。”

“嗯?”他尾音上挑,很明显就是不相信。

“我是认真的,真的很相信你,你别不信。”她举起手发誓。

他甩开她挽着的手,有些小傲娇的说:“你可别瞎说,他的死和我可没关系,他是自杀。”

虞凉根本就不想追究梁湖的死是因为什么,所以便说:“好的,我知道了,他是自杀,你很清白的。”

姬颜停下脚步,看着她扬眉:“感觉你在内涵我,他被判了8年,自己受不了以后的生活,就自杀了,和我没关系。”他才不会承认姬闻去监狱里面恐吓梁湖了。

“好的,我知道了。”她拉了一下他的衣袖说,“下周我们班全体出游,你知道吗?”

他垂着的眼眸深了深,有些不爽,明明在家休息,为什么还要去关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知道的。”

“你怎么没和我说?”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班里同学告诉我的。”。

“反正对你而言我告诉你和其他同学告诉你也没什么区别,你现在这幅模样是什么意思?在指责和质问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