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1 / 1)

虞凉满脸问号,放缓语气:“你怎么了?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怎么就一副她亏欠了他的样子。

“哼,”他冷哼,别过头说:“看你这架势,以为你又要凶我了。”

每次她无缘无故的质问他的时候,两人都会闹得不欢而散。

虞凉眨了眨眼,她有这么暴躁吗?

她什么时候凶过他了呢?她还不够温柔吗?

“你一天到晚瞎想什么呢?”

“那你是什么意思?”

虞凉松开他的衣袖问:“上次,你不是问我还有没有可能吗?”

姬颜这才稍微认真了一些,放缓了脚步,与她保持同样的步伐说,“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虞凉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唇,犹豫了一会说:“我可能会离开这里,你要一起吗?”

姬颜眸子亮了亮,反手握住她,笑着说:“你本来就答应过我说要带我离开这里的不是吗?”

“那好吧!”她并没有挣脱他的手,难得的顺从。

她有认真的想过这件事,她确实并不是完全的信任姬颜,但是她谁也不信不是吗?姬颜已经算是比较可靠的那种类型了。

会觉得和他在一起压力大,可能是他身边的人太多,所有人都护着他,宠着他,导致他随意的决定别人的人生和性命成了习惯。

如果,只是单独的一个姬颜,其实他未必有多可怕?也不会有那么多压迫感不是吗?

“你要怎么带我离开?我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护照?都在姬闻那里?他不会让我离开的。”

他垂着脑袋,语气间有些低落。

虞凉无语,这人是戏精吧?他有什么可委屈的,没事的时候三天两头闹,不是绝食就是割腕的,恨不得天天自杀,搞得姬家鸡犬不宁的,她觉得姬闻才委屈呢?

以前她不理解为什么姬闻要对姬颜那么好,现在是理解了,因为对他不好,他有一万种不同的方式来折磨你。

她就不懂,难道姬闻就没带姬颜去看过心里医生吗?

他心里一定是有疾病的,正常人不会这样的。

“我问了,这次好像是去周边国家二日游,两天三夜,周五下午我们就出发,你回去就和姬闻说这件事,问他要护照和身份证,他要是不给或者用其他理由搪塞你,你就去找班主任,让他来。”

她问过了,姬颜从来都不参与班级和学校的任何大型活动,所以如果这次他明确的表达出想去的意愿,作为同学和老师都是愿意看到的,毕竟在老师和同学眼里,姬颜就是一个完美的别人家小孩,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孤僻,如果他主动愿意和大家打成一片,大家开心还来不及呢?

一定会去替他争取的,正好他们班主任又是一个话唠和热心肠的人,如果姬闻不同意,他能天天上门来叨扰姬闻的。

“那我哥万一要是还不同意呢?”

“你不是很会讨好他的吗?你最近就多多讨好讨好他不就好了,我觉得姬闻对你的态度前后变化还是很大的,过年都让你出去了,不是也没什么事吗?郑宜的事情林运哥给你隐瞒了,姬闻不知道,而且我也会和他保证一定看好你的。”

“能行吗?”。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