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1 / 1)

她晚上在家稍微收拾了一下,定了一个凌晨2点的闹钟,想要晚上偷偷的走,至于房租的事情,等过段时间在和张阿姨说吧,反正交的押金她也不打算要了。

为了保持体力,她早早的就睡下了,外面的雨很大,大的她都睡不着,塞了耳塞才勉强能睡下。

午夜

雨势愈发的大了,一道惊雷闪过,一道人影印在她阳台的窗户上,而床上的人依旧在沉睡,对此毫无察觉。

虞凉是被冷醒的,睁眼,正好一道闪电闪过,一个人影正从窗户上往她房间里爬,瞬间,整个夜空又回归黑暗,她慌忙打开灯,从床上爬起,还没来得及看是谁,拿起手机就往外跑。

因为当时害怕,她睡前除了将房门锁好还将柜子和椅子之类的东西移过来将房门堵住,此时,眼前的这些东西显得异常的可笑。

“虞凉,你要去哪里?”

他的声音愈发的低冷,沙哑的像是很久没开口讲过话一般。

他浑身是水,手臂上不知道因为什么而被弄伤了,鲜红的血顺着他修长的指尖往下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纯白的地毯上,像是深冬地面上覆满的白雪上落满了殷红的红梅,绽放的热烈而璀璨中带上了意思浓烈的衰败之意。

每踏一步都像是被他在心头踩上了一脚,有些心惊又有些慌乱,气氛因为他的逼近而渐渐的变得压抑。

她疯狂的试图推开这些挡在她面前的桌椅,但是来不急了,他就在她的面前,无力的蹲下。

“姬颜,可不可以不要过来!”

她此时的内心很复杂?

害怕吗?

是怕的。

但是她害怕的不是姬颜这个人,她是害怕又要回去和他一起生活的那种束缚感,她不喜欢,不想要永远那样。

他离她一臂的距离,很近,近到她低垂着眸子也可以看到他的双腿。

“你怕我?”他问。

她沉默不说话。

“为什么要丢下我?不是你自己说要带我走的吗?”他上前两步,在她的身边蹲下,目光沉沉的盯着她。

她依旧沉默。

“不说话,是不是还没有想好说辞?”你这次又要胡说八道些什么来诓骗我呢?

面对她的沉默,他也不生气,继续一个人问:“是不是很惊讶?”

你说不说话都不重要,反正人在这里,这次是绝对不会再被扔下的。

半晌,她才说:“姬颜,我想喝水,渴!”

“你喝好了。”我又没让你不喝水。

她缓缓的站起身,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水在厨房,我卧室没有。”

“嗯。”他后退一步,让了个位置给她。

看着她不疾不徐的推开堵在门口的障碍物,无声的笑了笑,这些东西都是用来防他的吗?

她有这么怕他吗?他对她不好吗?就这么想和他撇清关系吗?

她余光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眸子,立马转过头不再去看他,这货过于妖孽,根本就看不出他想要做什么??

本来以为他会很生气的质问她,或者是想要和她同归于尽的,但是如今看来他似乎很镇定,并没有想要对她做什么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