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1 / 1)

打开房门之后,随手想要将门关起来,他伸手阻止道:“关起来我会看不到你的。”

虞凉没有阻止,厨房就在大门的边上,她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很正常。

见她走路的姿势都变成了内八,他心里的郁气不免又多了几分,就这么讨厌他吗?

如他所料,她根本就没有进厨房而是开门跑了出去。

虞凉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他一眼,四眸相对,他眼中一片平静,没有多想,还是决定出去。

快速的往电梯口跑,姬颜叹了口气,这才晃晃悠悠的朝屋外走去。

她按了好多次电梯,但是它一点反应也没有,想回头走楼梯,但是楼梯正好在自己屋子的旁边,想要过去的话肯定会和姬颜正面碰上。

“电梯坏了,你要走楼梯吗?”

对面的他太过于冷静,总会让她觉得后面还有大招在等着她。

他斜倚在门边上,手上的鲜血还在滴,只是滴的比较缓慢,滴落在门前白色的瓷砖上,随后炸开,身上的白衬衫因为被淋湿了而紧紧的贴在身上,腰腹处渗出淡淡的粉色,应该是血遇到雨水被化开后的模样。

“那你会跟着我吗?”

既然躲不掉,那就尽量好好的和他打商量。

“会呀!”他毫不犹豫的点头,随后朝她露出一个干净纯粹的笑容道:“我本来就是来找你的呀,不跟着你跟着谁?”

虞凉:“”

找她干嘛?你在家待着不好吗?

她抿了抿唇问:“姬颜,你现在在生气吗?”

“我没有。”他摇头,“但是你要是一直站在那边不过来的话,我觉得我可能会很不高兴。”

“你先保证我过去,你不会攻击我?”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点了一下头,随后提出条件:“可以,但是你必须要拥抱我一下,因为我现在很冷。”

她犹豫了一下,回答:“好的。”

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他脸上的笑容不由加大,张开双手,迎接她的到来。

可是虞凉并没有如他的愿,站在离他一米的距离停下脚步说:“你进去拿抽纸将门口瓷砖上的血给我擦干净了。”

要是被张阿姨看到还以为她家怎么了呢?

他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听话的进屋拿了纸将门口的血迹都擦了个干干净净,站在门边上,往后退了一步,侧身,示意她进来。

虞凉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屋,他随后就关上了房门,上锁。

她回头看着他的动作,眉头拧成了川子形。

他倒是一派轻松的说:“太晚了现在,不关门万一有歹徒进来怎么办?”

她冷哼:“歹徒不是已经进来了吗?”

“我怀疑你在内涵我。”

“请你把怀疑两个字给我去掉。”虞凉进厨房给两人倒了杯水,随后又将医药箱给找了出来,他身上的伤肯定是要处理一下的,虽然她现在并不是很情愿,但是好歹姬颜没给他搞什么幺蛾子。

他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她走到哪里,他就亦步亦趋的跟着,虞凉渐渐有些不耐烦了,“你能不能在那边坐会,水不是给你倒好了吗?”

“我不渴。”

“你走来走去,把我屋子弄脏了,又是水,又是血的,你来打扫吗?”

“好。”

虞凉觉得他现在根本就不能沟通,她暂时还没有弄清楚他想要做什么,所以有些重话都不能说。。

她只能无奈的往客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