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1 / 1)

虞凉动了动身子,和姬颜换了个位置,让他坐里面,她坐在外面,趴在椅子上的女人假装刚醒,神情不善的瞪了虞凉一眼,嘴里小声的嘀咕:“坐的好好的,换什么位置?”

虞凉也豪不客气的坐下,将包往那女子的手上一放,笑眯眯的说:“阿姨,不好意思,让一让,这是我的位置,你如果想坐的话,是需要加钱的。”

这坐票和站票的价格可是不一样的。

那女人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虞凉什么意思,收回手,不屑的撇嘴:“你有什么可牛的,看你们俩年纪轻轻的,长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勾当的呢?都是下三滥的货。”

虞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轻笑道:“是呀!本小姐年纪轻轻的就有钱光明正大的包养小白脸,谁像老阿姨你呢?见着年轻的小伙子没钱消费,只能蹭别人腿,偷偷摸摸的占别人便宜,呵呵,厚颜无耻!”

她好久没怼人了,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她自然是不能放过了,正好最近在姬颜这个小作精这里受了很多气,正愁没处发呢!

两人的动静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虞凉一副坦坦荡荡无所畏惧的模样,有人问:“发生了什么事?”

虞凉:“这阿姨想占我位置,我一开始见她可怜,就让了一点位置给她,好让她休息一会,谁知道她渐渐的不满足,越占越多,我就让她稍微起来一下,她就不高兴了,阴阳怪气的嘲讽我。”

“我没有,你胡说!”

那女人反驳。

只是虞凉根本就没将她放在眼里,继续诉说:“我家穷,我哥哥身体还不好,本来暑假我就带着哥哥去投奔城里的亲戚,想要一边打工一边替我哥哥治病,我辛辛苦苦赚了钱给哥哥买了坐票,好心给阿姨让了一点座位,谁知道这阿姨居然骂我,说我俩是做不正经工作的。”

虞凉说着就皱起了一张小脸,双眼含着朦朦胧胧的泪光,眼泪要落不落的,好一副楚楚可怜的小模样。

有好心的阿姨看了看这状况,毫不犹豫的就站在了虞凉这边,她轻撇了那女人一眼,略带一丝不屑:“我看人家姑娘和小伙子就打扮的干干净净,一看就是好孩子,倒是你,自己画的跟个狐狸精似的,见人家长得好看就说那种话,你心思怎么这么龌蹉。”

有人附和:“肯定是她自己做这种工作才会觉得所有人都和她一样是出来卖的,不要脸。”

“就是,明明你自己是站票,人家好心让你趴着睡会,这是情分不是本分”

在一堆好心人的谴责中,那个女人被迫向虞凉道了歉,这事才算揭过。

“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啊?”

全程都没有发言的姬颜像个软骨头的无骨动物一般的靠了过来。

“哼。”她冷哼,“你以为我向你一样,只会在自己人面前作吗?”

她一个人在外面能不凶点吗?

“那你以后会一直保护我吗?”他双眼亮晶晶的盯着她。

“不会,我不要!”她一把推开他,这货难道真的要赖着她一辈子吗?

她才不要呢??

“现在我对你的脸已经免疫了,你休想在色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