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1 / 1)

“对了,你哥哥是谁?”

他明知故问,就是想听她亲口说。

“你呀?这里还有别人吗?”

“谁是你哥?别乱认亲戚,我是--”

虞凉看着他的眼神渐渐变冷,“你要是敢胡说八道,那你就别跟着我了。”

“你威胁我?”他还是如她所愿,没有将那后半句话给说出来。

她耸了耸肩,从包里找出一瓶奶喝,“不可以吗?”

“你以前都不会这样对我的,以前”

“你不是一直想要和我在一起吗?那你现在知道我就是这样的人了,怎么?你后悔了吗?”早就不想忍他了。

“后悔呀!”他转过头看向了窗外,双眼渐渐迷离起来:“你说,当初我要是一直赖在你家,现在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呢?”

虞凉不接他的话茬。

“我其实不喜欢b市,和你一样,你所有开心的,难过的事情都发生在了h市,如果我一直留在你们家的话,当初你们一家去b市玩,我一定会阻止的,然后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了。”

虞凉睨了他一眼,有些莫名其妙:“说这些做什么?”

“虞凉,我们要不回去吧?”

虞凉冷眼看着他,冷笑:“姬颜,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呢?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果然,像你这样的人是没得救了,只是下半句话她没说出口,怕戳碎了他的玻璃心,真的搞出什么事情。

“嗯。”他糯糯的嗯了一声,声音很小,“我一直都很自私呢?”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回s市的,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好了。”她今天就将话放这里了,“有本事,你就带着我的尸体回去好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自己一个人被关着心里出了问题,然后发现有她在的话,一直被禁锢的生活忽然就有了那么一丝乐趣,所以就想要将她也带入那个深坑。

可惜了!

她早就说过,她不是圣母,她可以因为同情他而一直容忍他,但是她绝对做不到牺牲自己而去成全他!

说白了,她也是及其自私的一个人呢!

她头有些疼,于是就着牛奶吃了一片安眠药。

距离目的地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她还可以再睡一会。

在她说完了刚才的话以后,他就一直在沉默,看到她吃药,就夺过她手中的药,语气有些不满:“这什么药?”

虞凉也没阻止,懒得搭理他,“安眠药。”

随后就从他手里将药给拿了过来。

“你怎么了?”他的语气微微有些错愕。

“失眠有些严重。”自从她离开s市以后,她就一直处在一个失眠的状态下,而且经常做噩梦,梦中她经常死了一遍又一遍

“你以前有这样吗?”他低垂的眉眼间闪过一抹笑意,看来药效发挥的不错呢?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别问了,你有些吵。”她再也不想和姬颜说有关自己的事情了,他知道的越多,她就越危险。

刚才他会说出要回去的这种话,摆明了就是想要试探她的口风。。

不过对于姬颜那样的人而言,只要是他自己想做的事情,就算她不愿意,他也不会在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