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1 / 1)

“计划?”虞凉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虞喻不是一朵盛世白莲吗?你只要比她更柔弱,更白莲就可以了!”

“你有把握吗?”慕朝依旧是很担心,无论是谁听到那个消息都不会这么淡定的,他怀疑虞凉只是假装镇定,她怕她冲进去一时没控制好情绪而做什么错事。

“想办法让你外公过来,记住,是自然的让他过来,不要太刻意。”

“那姬颜那边要去通知吗?”

“不用,现在还不是用他的时候,以后有的就是机会让他报答我的。”虞凉努力的瞪大眼睛,保持住不眨眼,尽量让自己的眼眶迅速变红。

姬颜,我对你这么好,现在轮到你付出了,别怪我啊!

慕朝惴惴不安的离开,虽然从虞凉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她在楚萧承认的时候瞬间变得阴沉苍白的脸色以及微微颤抖的手,还是让他很担心。

他加快了脚步,不能让她长时间一个人和他们待在一起。

慕朝离开以后,她微微调整了一下状态,虞喻是吧?游戏开始了呢?

放过你一次了,为什么非要来招惹我呢?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她猛地推开了他们的房门,里面的三人具是一脸震惊的回头看着她。

高雁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但是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和她没有关系,所以她安安静静的往后退了一步,开始安分的做一个吃瓜群众。

楚萧是最为震惊和意外的人,他神情较为复杂,眼神闪躲,很明显就是被算计了还不知道真相的人。

虞凉最后看向了欲言又止的虞喻,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虞喻的计划来的,她此时内心应该很兴奋的吧?

虞喻是最先开口的人,“虞凉-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你喊我来的吗?”虞凉怎么会给机会她表演呢?

“什么?”虞喻似是没想到虞凉会这样回答,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怎么能这么淡定的和她说话呢?她应该很愤怒的质问楚萧‘是不是真的啊?’

楚萧此时也像是梦中惊醒一般,看向虞喻的眼神变得很奇怪。

他无条件的相信虞凉,倒是虞喻的人品自从上次梁湖事件以后在他心里大打折扣。

“虞凉,你-你什么时候来的?”虞喻想要将话题往那个秘密上引,但是虞凉偏不如她的愿。

红着眼眶,一脸的生无可恋,“我和你一起来的,你忘记了吗?”

高雁适时的插了句问:“虞凉,你都听到了?”

“不然呢?你们不就是故意想让我知道的吗?”虞凉深吸一口气,这个行为在他们看来就是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楚萧向来冷静的大脑此时一片混乱:怎么办?虞凉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了?她会不会恨我?她会留在我们的身边吗?

“不是的,虞凉,我没有,我根本就”

虞喻想要解释,虽然她确实是有将这个秘密告诉虞凉的目的,但是在她的计划之中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来揭晓的。。

她明明看到是慕朝跟在了自己的身后,以慕朝的尿性,他一定会想办法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虞凉的,到时候,这个秘密一定会彻底摧毁虞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