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66:峰回路转(1 / 1)

路旁,韩芊月坐在冰凉的花坛沿上,表情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行人来来往往穿梭在这个由钢筋水泥铸成的牢笼中,脸上满满表露两个字——失望。

大老远跑到杨芳芳(前面提到的杨姓女子)生前工作的单位,本想着或多或少能找到点新的线索,比如陪同她一同出差的要是个男上司,那就有可能往情杀方向深挖一下,结果真实情况却是杨奕的上司是个女的,而且上下属关系还比较融洽。这也罢了,与她一同出差的也都是女同事,更惨的是这个人已经离职回老家。真不是韩芊月思想邪恶,只是现在她除了迷茫就是迷茫,接下来的办案方向几乎等于死路。

“不要泄气,已经尽力了。那么久的老案子要找到新证据是很难的,再说这个案子本也不是我们组负责,你就不要上火了。”见韩芊月满脸愁容,队友王阳递过一瓶水。

韩芊月摇摇头,没有接过水瓶。

“拿着,案子不破,你还不活了不成?”

韩芊月手里被强制性塞入一瓶水的同时,手上的资料也被对方狠狠抽走。

“喂,资料!”

“喂什么喂,你都盯着看一个小时了,你愿意在这闻汽车尾气,我还不愿意呢。走,王阳,咱们吃饭去。”说罢,辰逸一扭头向着对面的饭馆走去。

王阳冲着韩芊月耸耸肩,也跟了上去。

这帮臭男人,臭男人!

虽然心里不断咒骂着,韩芊月还是老实跟了过去,毕竟自己的肚子也抗议有一会儿了。

饭馆里,王阳和韩芊月埋头大口吃着面,辰逸没有要任何食物,只是仔细看着之前韩芊月拿在手里的员工简历。

“韩芊月,你是猪吗?”

“你才是猪,你不用吃饭,我可是人,是人都会饿!”吃的正香的韩芊月即使嘴里塞得满满,也不忘含糊不清的反驳,一不小心,嘴里的部分面条喷了坐在对面的辰逸脸上,顿时笑翻了一旁的王阳。

“这里,我让你看这里!这么重要的地方没有看到么?”辰逸满脸厌恶的一边扯张餐巾纸擦去脸上的口水面条,一边将一份员工简历拍在韩芊月面前。

不说还好,一说心里面就犯堵,饭都没食欲吃了。

“苏荣,那个陪同杨芳芳一同出差的女员工,她都离职那么久,联系方式早变了,怎么找?!咳、咳,哈哈哈哈!”韩芊月说到一半,忍不住笑喷了——辰逸再次被韩芊月准准的喷了一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类食物。

辰逸狠狠的扯掉厚厚一叠餐纸擦脸:“你嘴是漏了吗?联系方式会变,原住址很少会变,这上面不是清清楚楚写了籍贯住址。”

韩芊月强止住笑,擦擦嘴,喝口水。

“王阳,这么远的地方,你觉得队里有可能批准我们为了找一条不一定很有用的线索花费那么多办案经费去趟广西么?”

王阳的脑袋立刻猛摇的像个拨浪鼓。

“记不记得之前的巫毒娃娃?”

韩芊月点点头。

“这里曾经也流传过有人用过此类方式。”

“就算那样也没办法,没钱,寸步难行。”王阳无奈的说。

“就是这种红色纸片?”

一沓崭新的百元钞票被辰逸漫不经心的仍在桌子上。

韩芊月惊呼一声,看看四周,赶忙将钱拿到桌子下面。

“你哪来这么多钱?你偷的?”韩芊月压低声音紧张的问。辰逸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别说这点钱,就是银行金库,估计他进出十个来回也不会被发现。

“偷?用得着吗?随便看个风水、捉个脏东西就可以了,不但解决自己温饱,顺便也可以解决你的温饱问题。”

我嘞个去,这才多久,已经同化到连‘温饱’都知道了,自己几乎都快忘记这个家伙是从棺材里捡回来的。不管怎么说,路费解决了。韩芊月攥着这一沓红色毛爷爷,嗯,确实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