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蜂巢(1 / 2)

蜂巢,又是蜂巢!

吕渊现在听到蜂巢头都炸了。

他就是因为蜂巢所以才从燕京不远千里来到洛城办案,结果一来,才知道这里水浑得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原本以为自己带十来个锦衣卫高手可以轻松在洛城镇压局面,但是刚来就被一个宁笑给碰得灰头土脸。

并且赵敬还告诉他,宁笑是将来罗教可能会来的高手里面最弱的一个,这架还怎么打了。

被四大天王最弱的那个给欺负了这日子该怎么过?

没办法,吕渊只能够接下来听赵敬的安排,先是和蜂巢暗地里联手,借刀杀人,驱狼吞虎,借助蜂巢的力量将宁笑送出洛城,接下来再听赵敬的安排,去华山找商离,去嵩山找少林,再开一个少年英雄会,引天下英雄来洛城比武争夺一个天下第一的名头,这样一来,罗教威胁就迎刃而解,顺便借着武林群侠之力顺便解决蜂巢的问题,自己渔翁得利,做出来一番成绩拍拍屁股走人。

吕渊到现在还没有忘记,来之前圣人给自己的那个保证如果说洛城的事情处理好了,那么将来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就会交给自己来坐。

可是理想如此丰满,现实却骨感地过分。

宁欢出现之后吕渊差不多就已经真的想要把那个不长眼敢杀宁欢徒弟,带来如此大麻烦的什么苟杂中找出来绑了送给宁欢发落,好送走瘟神。

却被赵敬直接说那个什么苟杂中就是蜂巢的刺客?

敢情绕了一圈,又绕到了蜂巢上面?

薛铃站在吕渊的身后,嘴上不说,内心中却是惊涛骇浪起伏。

事实上,在宁欢带着宁天宁夏离开的时候,薛铃就不想再看,而是选择向方别算账了。

只是连她都差不多忘了,宁欢是为什么要来洛城的。

宁夏当然是重要原因,尤其是薛铃知道了宁夏是宁欢想要武功突破所必须的炉鼎之后。

但是归根到底,自己和方别当初在山神庙杀的宁怀远,竟然才是这一切的缘由。

真的是打了小的来老的,完全夹缠不清的一笔糊涂账。

而且方别应该也一直知道。

或者说方别最初就知道,宁欢来到洛城其实就是为了杀他而来的。

或者说还可以顺便杀了自己。

还好洛城的蜂巢完全就是在萍姐的控制之下,蜂巢总部也暂时不敢和萍姐撕破脸皮。

在听了这样一场混乱的甩锅大会之后,薛铃知道即使是吕渊这边代表着朝廷和武林的势力面前,面对宁欢这个超大的变数,也乱了方寸。

宁欢怎么杀?

这真的是一个问题。

真正能够对付武功的只有武功本身。

也就是说,想杀宁欢只能找一个比宁欢武功更强的人。

黑无不行,端午也不行,空蝉大师虽然自己不会武功,但是他的眼界却依旧是一顶一的,他说少林寺都很难找到能够和宁欢抗衡的武林高手,那么这八成就是实话。

像是方别这样的人,他应该自始至终都清楚地这一点,那就是宁欢不远万里从西域来到中土,就是为了杀他而来。

更关键的是,宁夏是明确知道方别身份的人,方别在知道宁夏面对宁欢会失去一切抵抗力的前提下,依然没有先下手为强将宁夏杀死以绝后患。

毕竟,宁夏不仅知道方别的身份,会给方别带来杀身之祸,会给霄魂客栈带来危险,并且还是会让宁欢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现在的宁欢已经很可怕了,那么更上一层楼的宁欢,岂不是就真的成了天下第一了?